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大雷

2013-01-07 01:14:05 本文行家:指环王11

一第一次见到大雷是我正在往六楼新居搬东西——“你看你摆的让人怎么走道啊!”大雷穿着个土黄色的大裤衩子,站在台阶上气势汹汹。她旁边棕色的长毛狗蹲在脚边吐着舌头,流着哈喇子。我连忙整理东西,让开道,她瞟了一眼,叭嗒叭嗒的下楼。我浸在满是她体汗味的空气里一层层往上爬。到了家,早已累的虚脱,顾不得关门,扔了鞋,就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闭着眼喘粗气。“哎,这是你掉的书不?”突然的人声让我呼的坐起来。“这是你

1

 


  第一次见到大雷是我正在往六楼新居搬东西——
  “你看你摆的让人怎么走道啊!”大雷穿着个土黄色的大裤衩子,站在台阶上气势汹汹。她旁边棕色的长毛狗蹲在脚边吐着舌头,流着哈喇子。
  我连忙整理东西,让开道,她瞟了一眼,叭嗒叭嗒的下楼。我浸在满是她体汗味的空气里一层层往上爬。
  到了家,早已累的虚脱,顾不得关门,扔了鞋,就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闭着眼喘粗气。
  “哎,这是你掉的书不?”突然的人声让我呼的坐起来。
  “这是你掉的吧?”大雷粗着嗓音询问着。
  我望着她手里的《泰戈尔全集》怯怯的点点头。。。。。。
  对门“砰”的一声,原来——
  她是我对门邻居。

                     二
  
  “离离,你带银行去溜圈吧,麻将室那一直打电话。”大雷把她家的金毛交到我手里,蹬蹬的下楼去了。
  大雷在小区附近开了一家麻将室,生意还不错,就是每天夜里二三点才回,第二天中午才醒,吃点饭就又走,但更多的时候她是不吃中午饭的,为了多睡那么一会会。为此,她常向我抱怨说自己是当猪的命却干猫头鹰的活。
  自然的,她家的银行就常常烦劳我去溜圈,洗澡,喂食。还好,银行很粘我,我想大抵是因为我常常给它洗的干干净净,然后在头上给它扎上金丝带,再喷着我的香香,领着它顺道给大雷送点饭,此时只要银行一出现,总是引来一片赞声。而狗应是懂得的,也应是有虚荣心,何况它是母的,所以,它跟我一起就昂首挺胸,扬眉吐气。
  因为银行喜欢我,所以,大雷就特别喜欢我。不到三月,她已把我当亲妹妹看了,但当她把家门钥匙扔给我时,我还是吃了一惊,并坚决不要,她眉一拧,叉着腰――
  “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三
  
  那个时期我正在给一家私立学校当英语老师,但我的理想是当一名作家。所以,私下就沉浸在文字里,做着不着边际的梦。
  偶然的机会当我知道这个学校的校长也喜欢文学时,满心欢喜,在交流完工作后,会常常探讨一些文学话题,渐渐的我的文字里眼睛里脑子里开始有他的影子,进而不能自拔。
  在一个月夜,他把我变成了女人。当他看到那片鲜红时,惊的说不出话,最后,他说: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我承认那段日子是我人生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光,他的爱像阳光一样照亮我灵魂的孤独,我沉浸着、贪婪的享受着。直到被他的老婆找上门,又打又骂又砸,我蜷缩在墙角,任他们发泄。
  大雷冲进来,跟他们扭打,当我的目光停落在那把滴着鲜血的菜刀上时,我陷入了黑暗。。。。。。
  大雷陪我从医院出来,甩给我一个袋子,“这是我找那个混蛋要的五万块钱。”
  “我不要!”
  “滚!这是他应该给你的!”
  一周了,她眼睛上的淤青还很严重,嘴也肿的很高,一说话就疼的龇牙。
  “我们的爱是纯洁的!”
  “这个猪,你父母怎么教出你这么一个弱智!”大雷指着鼻子骂。
  “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


                 四
  
  大雷不让我出去工作,让我暂时到她店帮忙,一个月给我两千,我不要,她看了我一眼,把钱装回了。
  麻将室里人很杂,他们抽烟,吐痰,讲黄色笑话,尤其是在我给他们倒水时。我扭头看向大雷,她转过头,装没看见。我咬咬唇,在他们的目光下挨个给他们注满。
  “雷老板,你从哪请的这么漂亮的一个妹子啊。你看人家温柔纯洁的跟水一样,你看你比男人还男人,你也不改改,小心你家男人不要你!”
  “你家媳妇好,一枝花。小心给你戴绿帽子!”
  大雷不软不硬的回他们。因为是熟客,大家都当是逗嘴找乐,也没人急,互相调侃着。。。。。
  时间长了,当他们知道我是英语老师时,有几个熟人就让我帮他们孩子辅导英语,但我只能在麻将室上课,所以,我不肯收他们钱,于是,在哗啦啦的麻将声里混着一串串英文,在成人调笑声里夹杂着孩子清脆的读书声。
  期末考试,这几个孩子的英语成绩好的让家长吃惊。他们买了一大堆东西给我和大雷,并介绍来好几位常客。
  渐渐的他们不再针对我说一些过份的话,对大雷也较前尊敬了。说她捡了一个宝。
  她乐的把眼镜后面的眼挤成了一条线。。。。。。
  “姐,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扭过头对大雷说。

                  
                    五
  日子,如自动麻将机洗出的牌 ,在机子里无论如何折腾热闹,码上桌都是一成不变。这两月,我已适应麻将馆的环境,对各色人等多了淡定和从容。

     那天太阳很烈,人还没有来,我就坐在有冷气的麻将室准备公务员报考资料,这时,张婶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妮,快去你家楼下,大雷干仗呢。”我扔了书就往外蹿。老远就听到大雷震天的叫骂:
  “妈的,你动你姑奶奶一根手指头试试,看我不*死你全家!”大雷跳着脚,指着那个低她一头的男人破口大骂。
  男人大约三十五六,穿着一身蓝色工装,虽然旧却干干净净。他瞪着大雷,脸煞白,眼通红:“泼妇!”
  男人咬牙切齿,磞出两字,扭头就走。
  大雷噌的蹿上去,从后面揪住那个男人的头发拽到地上,翻身坐上去,抡开胳膊没轻没重的一顿抡。
  我和邻居把她拉开,推搡到家。
  我递了杯水给她,她咕咚咕咚喝完,扯着嗓子哭开了。
  原来那个男人是她老公,在外地的钢厂干活,基本上是半年回来一次,所以,我一直没见过。
  这次打架是因为大雷听别人说她老公在外面搞女人,所以,他还没进家,两人就在楼下打起来了。
  “姐,且不论他有没有,但你在外面就这样又骂又打的,岂不是外往推他?”
  “离离,你是不是觉的姐特粗俗啊。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他们家啊。。。。。”


                                               六

  大雷一直珍藏着一个黑色的陶瓷杯,当里面注满热水,杯面便浮现出一个捧着书卷弯着眉眼的女子。
  如果不是大雷告诉我那是22岁的她,我是打死都不会相信。这个女子,站在杯面上,雾气缭绕,仿佛是起蒲松龄笔下的《画中仙》。但大雷呢?
  寸头,黑肤,黑框眼睛,老头衫,大裤衩,大拖板,虽为女人,却不着一点女儿气,甚至出门连文胸都不要带,我第一次见到她以为就是男人,所以,当她闯进家,给我送书,我是满心恐惧的。
  这个是大雷老公送给她的订情物,因为上面还有他的亲笔:爱你永远。
  因为一个杯子,大雷不顾家长反对绝决的嫁给了他。
  他家有一个患癫痫的弟弟,一位偏瘫的婆婆,一位长年吃药的公公。而他在新疆当工程兵。她挑起了这个家。
  十年间,她帮他完成了所有的责任和义务,而曾经的她只能永远停驻在这个杯面上。
  水渐渐凉了,杯面又恢复如初,一切仿佛一场春梦,眨眼了无痕迹。
  “如果可以交换,让她走下来吧,我留驻在杯子上。这样,他就不会再找别的女人了。”
  大雷呜咽了声音。。。。。
                                                                  七
  
  三个月后,我又在大包小包的搬了。大雷给带的东西太多,甚至包括卫生巾,我上上下下跑了十趟才搬完。
  这个女人,当她知道我报考的公务员被银川外事局录取后,差点没把超市搬回来。
  我一点点的归置,收拾,累的直不起腰。
  当我把最后一本《泰戈尔全集》拿出来准备放到书架上时,从里面掉出来一个存折和一张纸:
  离离,我妹,这里有七万块钱,五万不必说。那一万是你在这里工作的工资和提成,另外一万是姐给你的嫁妆,不多,但是心意。希望你不要忘了你这个大老粗的姐,但更希望你今后能找到自己的幸福,能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大雷。
  
  大雷。。。。。。。。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指环王1193年~96年读食品专业 99~2001年就读电大财会 现在从事酒店业

行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