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非常情事1

2011-11-16 14:36:11 本文行家:指环王11

一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女人说,不用送了。男人将自己藏匿在树下的灯影里,说,送你到大门口吧,也没有多远了。女人说,才刚刚十点多,你看这人来人往,灯火通明的,没事,你回去吧。男人想了想,说,好吧,那我看着你走。女人说,有什么好看的,你走吧。男人说,不,还是我看着你走,目送也是送。女人不愿为这件事争执下去了,说,那我就先走了,你也回家陪你老婆去吧。男人没有说话。女人看看男人,也没有说话,然后骑上自行车,

邂逅邂逅


 

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女人说,不用送了。男人将自己藏匿在树下的灯影里,说,送你到大门口吧,也没有多远了。女人说,才刚刚十点多,你看这人来人往,灯火通明的,没事,你回去吧。男人想了想,说,好吧,那我看着你走。女人说,有什么好看的,你走吧。男人说,不,还是我看着你走,目送也是送。女人不愿为这件事争执下去了,说,那我就先走了,你也回家陪你老婆去吧。男人没有说话。女人看看男人,也没有说话,然后骑上自行车,很是悠闲地行进在一片炽白的灯火里,朝着家的方向,不紧不慢地走去了,就像是一个刚刚下班女工一样。

男人没有动,他说过要目送她,既然承诺了,如果不认真履行,女人发现了,又会说自己虚伪。他就站在肃杀的北风里,看着她越走越远。男人想,如果她回一下头,就能看到自己毫不含糊地用目光送她回家,可是,女人没有回头,仿佛并不记得身后的男人。也许女人怕回头会撞到人,或者轧到砖头什么的。男人愿意这么想。

将近十一点的小城已经开始收市了,临街的店铺都在纷纷打烊,卷帘门落下的声音非常刺耳。街道上的行人也都走在回家的路上。女人要经过的街巷又是一个闹市,只是片刻时间,女人就混杂在行人中间,让男人无从辨认了。男人像完成了最后的某种象征性的仪式,他把用来支撑自行车的一只脚抬起来,摸索着找到车蹬,向着相反的方向骑了十几米远。但他心里莫名其妙地感到有些失落,想抽一支烟,于是他停下来,从衣袋里掏出烟,男人把烟叼在嘴上,开始找打火机,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了。他想起来,在他们做完那件事之后,女人倚在床头,神情迷醉地看着他,仿佛还没有从那种愉悦中挣脱出来。男人说,抽支烟吧?女人慵懒地摇摇头,说,不抽那个,我不会!男人说,那我想抽一支,可以吗?女人说,想抽就抽吧。男人说,你不讨厌吧?女人说,有什么好讨厌的,一个男人,不抽烟,不喝酒,就没有男人味儿了。于是他欣然地点燃了香烟,非常酣畅地吸了一口。在男人吸烟的时间里,女人把脸靠在他的胸部,温顺地偎着他,有点像一个撒娇的孩子。她的手在男人的胸部和小腹之间轻柔的游动,充满着温存和依恋。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可以看见她的手指比较纤长,整个手上的皮肤细腻温润。她的指甲修剪的非常整齐,即使在不很明亮的灯光下,也能分辨出涂着淡粉色指甲油,这和她的嘴唇是同样的颜色。男人觉得这种搭配非常得体,既没有妖艳的感觉,也不缺少一个女人的韵致。她的手就那么不停地在男人身上抚动,这让男人感到欣快和慰藉。黄黄的烟火明明暗暗地闪烁,仿佛萤火一样,时而照亮女人光洁的臂膀,这样的景致很像一幅朦胧的图画。给人的感觉就是安逸和静谧,或者还有浪漫和甜美。

可是,男人翻遍了所有的衣袋,却没有找到打火机。男人想了想,觉得打火机一定是丢在房间里了。男人叼着烟,很无奈地站了一会儿。大脑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象。他觉得男人就是一根香烟,女人就是火柴。没有火柴的香烟只能是香烟而已,缺少了点燃的这个过程,再好的香烟也没有意义。

小城的夜色更深沉了,夜市基本散尽,店铺都已关门,街道上寥寥落落有几个行人,都离自己很远,想借个火也成为难题,好在这时侯许多摊点前面的垃圾和落叶被点燃了,散发出一种焦糊刺鼻的味道。这个小城本来就很脏,到处都是垃圾,眼下又是落叶飘飞的季节,就更加脏乱。没想到有人竟然公然焚烧起垃圾来!弄得到处乌烟瘴气。这就像谁都知道和婚外的异性发生恋情是不道德的一样,但类似不道德的事情随时都在发生。这个世界总有一些事情不合常理,不讲规则。让男人感到琢磨不透。

他摸摸口袋,找出几张纸,他叉开两腿支住车子,猫腰把纸伸到燃烧着的垃圾堆前,纸一下子就着了,火苗有巴掌那么大,尽管他很迅速地点燃了香烟,但还是觉得眉毛似乎被燎了一下,他用手抹了一下脸,然后深深吸了一口烟。现在,他需要回到宾馆去,睡觉!

 

男人倚在宾馆的床头上,闭着眼抽烟,他有点累了,但他睡不着。女人飘然离去的影子一直在眼前浮来荡去,他想,也许这就是结束了。男人不怕结束,世界上任何事物有开始必然有结束,有诞生必然有死亡。爱情也是有寿命的。况且,他和女人之间算不算爱情还很难说。男人只是觉得结束的有点太仓促,像一个刚才还在谈笑风生的人突然发生了心肌梗死,一头栽在地上,生命就永远地消失了,这就让人难以接受。这和他与女人的关系有点类似。就在两个钟头以前,他们还在这里行云布雨、颠鸾倒凤,搞得地动山摇。到最后那一刻,女人的喊叫就像花腔女高音荒腔走调地练嗓子,几乎惊动了宾馆里的服务员。那一刻女人说了很多让人肉麻的情话,有的句子很粗俗很下流。男人知道,床上的话最不理智,最不可靠。但他还是愿意回忆那种情形。后来他们平静了,恢复了理智,也正是因为恢复了理智,他们在话语之间出现了小小的不快,然后就争吵起来。争吵中女人开始穿衣服,男人没有阻拦。女人把自己穿戴整齐了,男人才说,你要走吗?女人说,不走干什么!男人说,不在这里过夜了?女人说,快算了吧!男人说,你是回家吗?女人说是,我回家,回家哭去,哭自己的不幸!男人从女人的口气里感觉到继续谈论下去会更加不愉快,一起在这里过夜可能更无趣,所以也不挽留了,说,既然你决意要走,那你等等我,我穿上衣服送你回家。男人开始穿衣服,女人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想着什么。就在男人刚把衬衣扣子系好的时候,女人走过来,伸出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并轻轻吻了他一下。男人分不清这是依依不舍呢还是最后的诀别,男人试探着抱住了女人,在她耳边说,留下吧,下次会更好的。女人把他推开了,有点不耐烦地说,你有点正行好不好?都已经下床了,就要说正经话,我最烦男人该说的时候不说,不该说的时候乱说。男人很懵懂,说,我又说错什么了?刚才你都美成那样,怎么一下子变成贞洁烈女了?女人说,你说对了,在床上我就应该是淫女荡妇,是野兽!这样才是美好的!下了床我就应该言行端庄!是正常的人,这样也是美好的!你连这个都不懂吗?“美好”这个词在女人嘴里使用率过高,男人听得都烦了。但他不想把事情搞得更僵,所以也就不再争辩,很迅速地穿好了衣服,准备送她回家。但他突然想到,这么丁点儿大的县城,抬头低头都是熟人,两个人成双入对的从宾馆里出去,一旦遇见熟人,明天就能传遍全城,他想了一下,说,你先下去,在门外的马路上等我,我随后就到。女人淡淡地说,你害怕有人看见吗?男人说,也谈不到害怕,主要是怕传出去影响不好。女人笑了笑,说,这就是你们男人,既要吃鱼还怕沾上腥味儿,怕影响不好你别做呀。既然做了就要敢担当,做都做了还遮遮掩掩,真虚伪!你也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认得路。省得送来送去的,给人看见了,对你造成不良影响。女人说完,自己开门走了。男人被甩在房间里,一时有点不知所措。大概过了两三分钟的样子,男人觉得就这样让女人形单影只地回家绝对是对女人的轻慢,如果两个人是爱着的,哪怕曾经是爱着的,作为一个男人,也不该这样冷漠,他应该表现出一个男人的风度,让女人感到他是一个有教养,有责任的男人,尽管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今天了,但他还是愿意给女人留下一个更好一点的印象。于是,他匆匆冲下去,追赶女人。

那次旅游认识了女人之后,男人就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她从容不迫地向众人公布她那个其貌不扬的情人的场景。男人想,女人的行为这么前卫,思想也一定比较开放,频繁地更换情人也就不难解释。然而,如今有点姿色的女人投靠一个男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功利性很强。可是,这个何小克充其量不过是一家装潢公司的属下的不足十人的施工队长,根本不可能满足功利目的,况且又是那么难看,可却被女人心肝宝贝一样呵护着,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究竟有什么魅力呢?男人解析不清。但他分明感到自己是胜于何小克的,可是,女人却投靠在何小克的怀抱里,他有一点嫉妒。做为一个男人,他当然也希望有自己的红颜知己,可是,那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实在地说,男人并不喜欢这种情场老手,他更倾向于那些单纯朴实的良家妇女,可是,良家妇女一般都循规蹈矩,要和她们搞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那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希望非常渺茫。所以,男人更容易对这个风流开放的女人产生觊觎。然而也只能是觊觎而已,现在女人和何小克在一起,看情状是如胶似漆的样子,恐怕是不容易颠覆的。男人也没有机会接近女人。可是世上的事情常常变化无常,冥冥之中,仿佛有神秘的大手在制造意想不到的机缘。而这机缘恰巧就落在了男人头上。

大约是旅游过后不到十天的样子吧,是个星期天的早晨,男人正百无聊赖地在街上散步,迎面走来一个长发飘飘,红裙醒目的女人。双方走到面对面的时候,彼此都认出了对方,女人脸上有着夏日朝霞一样灿烂的笑容,看上去心情很好,脸色很滋润,依旧上了淡妆,让男人看了心动。女人率先打招呼说,你好啊,没事蹓圈儿哪!男人说,随便走走,你这是上哪儿啊?女人说,我到市里,男人说,去办事啊?女人说,一点事没有,纯玩儿。男人说,怎么不找个伴儿呢?女人说,谁敢跟我作伴儿啊,谁不怕影响自己的名誉啊!我这样离经叛道的人没有真正的朋友,也找不到合适的伙伴,再说,我也不需要伙伴,我喜欢独来独往。男人说,看你说的,现在这世道......谁还把这种事儿当事儿......女人很干脆地说,你要不在乎,咱们一块去,你敢吗?男人迟疑了,他的确有顾虑。如果不是星期天街上熟人太多,如果不是响晴白日无法隐蔽,男人是乐于陪她去的,可情况正好相反,他不能不顾及自己的声誉,但他又不愿意放弃这个单独和她在一起的机会,他太懂得机会的重要了,他丧失的机会也太多了。有人说,机会只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预备的,对于这个女人他一直是心存觊觎的,也应该算是有准备的,那么,对于女人的邀请他应该爽快地答应,否则,就等于丧失了机会,于是,他说,好啊,正好我也没事,一起去散散心也好。我们怎么去呢?女人说,坐公交车,三块钱就到了。

男人想,坐公交车难免会碰到熟人。他不想没打着狐狸先惹一屁股骚。于是说,还是打个车吧。

女人说,打车要三十块钱,咱们又没什么急事,犯不着浪费。

男人说,车钱我来付,也不是什么大事。

女人说,你付就不是钱啊,省下三十块钱给你老婆孩子改善一下伙食不行啊?听我的,就坐公交车!

女人此刻像一个善于持家但却有点斤斤计较的家庭妇女。让人看不出有一点风月场上的痕迹。男人觉得需要重新品评这个女人。

小城离省城有三十里,坐公交车需要半个钟头。好在车上没有熟人。他们在一个叫做“阆苑”的公园门口下了车,女人抢在前面买了门票,然后径直往公园深处走。这是他们在车上商量好了的游乐地点。公园面积很大,到处曲径回廊,满眼花繁叶茂,此外还有游乐园、游泳池、人工湖泊、亭榭楼台,的确是一个休闲散心的好地方。

他们在一处比较僻静的树丛边上的条椅上坐下来。女人说,就在这里吧,随便说说话。男人说行,这里还安静,视野也开阔。

女人说,这个地方我经常来,来了就在这里呆着,这里地势最高,即可以静静地看景致,也可以埋头梳理心情,我喜欢这里。

男人很少逛公园,先前孩子小的时候,他领着孩子去动物园,现在孩子大了,动物园也不去了。他觉得凡是人工修造的园林都很虚假。他喜欢自然风光。但是,为了讨好女人,他言不由衷地表示这里风景很美,自己也非常喜欢。

女人似乎对他的认同很满意,粲然地笑了一下,然后他们就距离很近地坐下了。尽管男人的嗅觉很迟钝,但是微风吹来,他还是嗅到了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道,淡淡的,有一种茉莉花的清香。他并不排斥这种的味道,但他并不喜欢一个女人每天把自己搞得香气难当,一个自信的、庄重的、有魅力的女人是不需要这样的。而今天,他居然单独和这样的女人欣然地走到了一起,并且很兴奋。但是,男人知道,她淡妆浓抹地把自己打扮得风情万种,一定不是为了这次不期而遇的邂逅。他突然想到一个人,那个矮胖的何小克。也许女人原本要和何小克一起度过这个星期天的,他半路杀进来,有点不合时宜,万一何小克突然出现了,情况会很尴尬。想到这里,他有些局促起来。

女人发现了他的不安,说,你想什么呢?

男人有一点窘促,他勉强笑着掩饰自己,旁敲侧击地说,我觉得,我们这样在一起,有点像约会。

女人说,约会怎么啦?难道我们就不能约会吗?

男人有些支吾,我是想......我是想......何小克知道了,可能会造成误会......

女人脸上有一些伤感,语调悲戚地说,就要分手了,三年哪,你知道我为他付出了多少,我为他洗衣服,给他做饭,我像保姆一样伺候他,甚至把我所有的积蓄借给他运作生意,我是发自内心地希望他越来越有起色,我把心都掏出来了,可是结果怎么样呢,他还是撇下我要走了......

男人很意外,说,前几天你们还那么好,怎么现在......

女人眼里噙了泪花,有些凄然地说,没有办法,缘分尽了,前几天去旅游之前就已经谈过分手的事了,我是在努力挽救这段感情,可是,一切都没有用,没有用......

男人有一点窃喜,尽管何小克的离去对他是个好消息,但他还是觉得应该对女人表示一点抚慰。可是,他一点也不了解内情,也不宜在此时刨根问底。所以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隔靴搔痒地说,既然缘分尽了,分手已经成为必然,你也不必过于伤感......

女人猛地昂起头,神色显得非常刚毅,说,我伤感了吗?我没有!既然他一点也不留恋,我凭什么要为他伤感?我不是照样来公园玩了吗?我不是一直很高兴吗?如果不是你提起来,我才懒得想这些。你以为我是在为那个狗屁男人流泪吗?我至于吗,我经历了这么多男人,我遭受了这么多的感情折磨,但我从来不为男人流泪,即使是痛苦到撕肝裂胆,我都能咬牙挺住。我是在哭自己的命运,哭自己多年的不幸,哭我被毁掉的青春!

女人说完,把目光投向远远的花丛,那里有一个身穿白衣白裙的年轻女孩子正在小心翼翼地捕捉一直蝴蝶,她体态轻盈,神情专注,看上去像雪莲一样圣洁而美丽。女人的目光停留在女孩子的身上,神情怅惘地说,你看看她吧,那就是我从前的样子。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