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给鸡戴眼镜

2011-11-17 05:59:49 本文行家:指环王11

给鸡戴眼镜作者:曾之“小山说,后天周末放假他要回来。”老婆小心翼翼地看了李大山一眼,轻声说。一提儿子李大山就来气,:“回来?你叫他有本事就不要回来!”说完李大山就气鼓鼓地背着手跨出家门,朝他的鸡场大步走去。父子俩为上大学的事整整呕气一个月了。做为桐子林村有代表性的人物李大山算是比较有经济头脑的,这几年他承包桐子林的50亩高山林地种板栗赚了不少钱,成为了桐子林村的首富。他在畜牧站工作的朋友林大贵又建

给鸡戴眼镜
作者: 曾之
  

山鸡山鸡

“小山说,后天周末放假他要回来。”老婆小心翼翼地看了李大山一眼,轻声说。
  一提儿子李大山就来气,:“回来?你叫他有本事就不要回来!”
  说完李大山就气鼓鼓地背着手跨出家门,朝他的鸡场大步走去。
  父子俩为上大学的事整整呕气一个月了。
  做为桐子林村有代表性的人物李大山算是比较有经济头脑的,这几年他承包桐子林的50亩高山林地种板栗赚了不少钱,成为了桐子林村的首富。他在畜牧站工作的朋友林大贵又建议他在林场里放养家鸡,一年下来两项加起来,一年的纯收益恐怕有七八万。两个月前林大贵又建议他改养野山鸡,据林大贵透露,邻县有个叫“野鸡王”的养鸡大户,去年单靠养野山鸡一年的纯收入就上二十万。算算这笔帐,养家鸡是养,养野山鸡也是养,但不同的是野山鸡的市场价足足比家鸡高出一两倍,李大山也觉得养野山鸡实在是有利可图。所以,他让林大贵通过畜牧站的关系一口气向“野鸡王”引进了四千只野山鸡种,放养在特地圈出的一小片林地里。现在的李大山不仅是桐子林村的榜样,也算得上是整个石英镇响当当的人物了。昨天县上的创富表彰大会,县长还亲自给他颁发了奖状呢。
  俗话说得好祸福相依,万事有喜亦有忧。李大山因为扩大了养鸡场的规模,两口子实在管不过来,想让马上就要高中毕业的儿子李小山不考大学了,回家来帮忙。李大山的想法是,你念完大学出来也不过是找份工作挣钱,现在好多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那你干嘛还要念几年大学白白拿钱打水漂呢?还不如趁早找个门路。李大山觉得最好的门路就是让儿子回家和自己一起养鸡,在家养鸡比在外面找份三四千的工作都要强。
  可李小山不这么想,他一门心思想上大学。两父子为这事吵了好几回,最后李小山赌气干脆搬到学校去住不回家了。
  他妈背着李大山偷偷给他生活费,李大山就骂她:“你这儿子都是给你惯坏了!我看你能惯他一辈子?”
  虽然嘴上总是说着气话,可听说儿子过两天就要回来李大山心里还是有点高兴的。一个多月没见儿子了,心里还有点想他。
  走到鸡场,李大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毕竟这都是他的心血,他亲手经营起来的宝贝,鸡场就像他的另一个儿子,一个听话的儿子。
  “还是你好啊!再过一两个月你又要给我生个金娃娃了。”李大山心底对鸡场产生了一股隐约的感动。
  他从一棵板栗树旁走过,无意中看见树根下的草丛里有一团野山鸡的羽毛。李大山走过去抓起那团羽毛。乖乖,不是羽毛,竟是一只快成年的野山鸡。
  李大山大吃一惊,拎着死鸡急匆匆地朝林地深处走去。又发现一只死鸡,前面还有一只,还有一群野山鸡在周围“咯咯咯”地相互追逐。
  李大山一下捡到五只死野山鸡顿时整个人都懵了。早上喂鸡时都好好的,小半天就死了这么多,难道是鸡瘟?如果是鸡瘟的话,他李大山这回可要栽大了。
  等回过神来他才心急火燎地给林大贵打电话。
  林大贵赶来马上查看了死鸡,脸上似有疑虑:“不像是鸡瘟。你看,这鸡身上还有伤。”
  林大贵用手拨开鸡毛,李大山也看见了鸡身上血肉模糊的伤口,密密麻麻的。
  “这是什么伤啊?”李大山忧虑地望着林大贵。
  “还说不清,像是被什么动物咬的,但这些伤口又不太像是牙齿印,我带一只死鸡回去化验一下,确认一下是不是鸡瘟。其它的死鸡你挖个坑埋掉,最好离鸡场远些,以防万一。”林大贵说完就匆匆走了。
  李大山只好照做,心情坏到了极点。现在他感觉他的这个儿子也开始背叛自己了。
  李大山刚埋好死鸡,鸡场里就传来鸡群“咯咯咯,咯咯咯”的吵闹声,吵闹声里还夹杂着一只鸡的惨叫。
  李大山操起手中的铁锹朝鸡场飞跑过去,他真想一铁锹打烂那只该死的畜牲。等他跑到鸡场冲进鸡群才看清状况,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七八只野山鸡像群饿疯了的狼一样扑腾着去啄一只伤得很重的野山鸡。
  李大山赶紧用铁锹去赶。那些野山鸡简直就像是亡命之徒,一点也不在乎李大山的左挥右打,红了眼地把伤鸡往死里啄,气得李大山咬牙切齿,又不敢太用劲,怕砍伤了鸡。
  等鸡群被李大山赶散那只鸡已经奄奄一息了,一会儿就没气了。
  “这些鸡真疯了!”气极败坏的李大山一个人喊道。他马上打电话给林大贵,告诉他野山鸡的死因,问他怎么办。林大贵建议他最好把鸡都关进笼子养,等想到办法再说。
  没办法,李大山只好到桐子林山脚的木厂去定做一批鸡笼。
  两天后鸡笼送来了,李大山请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野山鸡统统关进鸡笼。可关进鸡笼后,又出状况了:这些野山鸡不吃不喝,统统把脖挤到笼子外面“咯咯咯”闹个不停。它们好像是商量好要集体抗议李大山的强权行为。
  正当李大山坐在家里一筹莫展,儿子回来了。见到儿子本会高兴的他,现在却更心烦了,好像这些野山鸡起来造反都是儿子指使的。李大山铁青了一张脸。
  儿子见他这副模样有点心虚,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妈跟了进去。
  李小山问:“妈,爸还生我气啊?”
  “你爸不是生你气,都是因为那些鸡,你爸的鸡死了二三十来只了。”他妈一脸忧虑地说。
  “什么?怎么死的?”李小山一脸惊讶。
  “鸡啄鸡给啄死的,也不知道这些鸡哪根经不对,啄自己同类也往死里啄。你可别去惹你爸啊,他现在正在气头上。这两天他愁得连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我得去喂鸡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有时间你也帮帮你爸,你爸他……”
  “知道了,妈你忙你的去吧!”李小山不耐烦地打断他妈的话。他妈叹了口气出去了。
  李小山等他爸也走后,就溜了出去。
  晚上,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李小山偷偷看了看李大山,李大山还是铁青了一张脸,尽管他板着脸,李小山还是看出了他脸上的愁容。他小心地说:“爸,那些野山鸡生性好斗,你只要给它们……”
  “你小孩子懂什么?”李大山还没等他说完轻轻吼了句。
  “爸,是真的,我在网上查询过,你只要给野山鸡戴上眼镜它们就……”
  “戴眼镜?”李大山冷笑了一下:“我看你小子读书把脑子给读糊涂了,还想来教训老子?”
  “是真的,信不信由你!”李小山一赌气饭也不吃了冲进房间里。
  第二天一大早,李小山就匆匆返校了。
  中午,林大贵兴冲冲地来了,见到李大山就直朝他扬手里一份报纸:“看看,人家是怎么养野山鸡的!”
  林大贵拿来的是份《XX农村日报》,他指着一篇标题为《鸡霸王如何成为鸡绅士》的文章,笑着说:“你读读这个。”
  李大山一口气读完,瞪大了眼睛望着林大贵:“我,我儿子昨晚给我说过这事儿,我还以为他信口开河打胡乱说。”
  “小山回来了?”林大贵很喜欢李小山,他觉得这个小子脑壳比他老爸还灵光。
  “被我给气走了。”李大山突然对儿子产生了愧意,很想和儿子和解。可惜儿子带着一肚子闷气走了。
  “唉,小山这小子到时候比你还出息!好了,现在最要紧的还是解决鸡的事。”林大贵说:“你最好到这个养鸡场走一趟,不远,翻过桐子林山就到了。”
  “好,我现在就去。”李大山说走就走,开着自己那辆小货车顺路把林大贵送回了畜牧站。然后一路问了过去。
  远远地就听到了“咯咯咯”的吵闹声。
  这个鸡场很开阔,围着一两米高的铁丝网,边上有一排整齐的鸡舍。这个鸡场看起来比李大山的林地鸡场还要大。李大山把车停在路边,兴奋地小跑过去。可是他看到的只是普普通通的鸡,并没有看到报纸上说的“戴眼镜的鸡”。
  难道我被报纸忽悠了?李大山一脸困惑。
  这时鸡舍里走出一个老头来,他手里端着一只大簸箕。
  “喂,老哥!问你个事儿?”李大山朝他喊。
  老头没听见似的,没理他,只顾自己撒鸡食。撒完鸡食又走进鸡舍,很久都没出来。无论李大山如何卖力地喊也没用。
  李大山觉得这人挺怪的。
  路上来了一个中年妇女,李大山马上迎上去问:“大姐,这个养鸡场的人怎么不理人啊?”
  中年妇女笑了:“他是个聋子。”
  “啊,是个聋子?”李大山大吃一惊,“他就是这个养鸡场的主人?”
  “不是,他是帮他侄儿喂鸡的。”中年妇女说。
  “哦,那你知道这附近还有养鸡场吗?”李大山边问边四处张望。
  “我们这里就这一个养鸡场。”中年妇女说。
  “你们这里不是有个养鸡场的有什么戴眼镜的鸡吗?”李大山又是一惊。
  中年妇女又笑了:“呵呵,你说的是鸡博士的鸡吧,鸡博士上星期把那些鸡全部装走了,听说是拿去出口日本呢!”
  “鸡博士的鸡?你说的那些鸡是不是野山鸡?”李大山仿佛看到了救星。
  “是啊!”
  “真的戴着眼镜?”
  “是啊!”
  “真有这样的事?”
  中年妇女笑得更欢了:“不信你去找鸡博士。”
  “哪里能找到他?”
  “你去邻县的县城,对了,那墙上不是有他的手机号吗。”中年妇女指着鸡舍侧面墙上的一串数字。
  “哦,谢谢你啦,大姐!”李大山记下号码坐进了车里,开始拨鸡博士的电话。
  “咦?”李大山困惑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拨号时手机上居然有名字显示:野鸡王。
  野鸡王?李大山懵了,他重新在手机上把墙上的数字按下,再按通话键,“野鸡王”再次跳了出来。
  难道鸡博士就是野鸡王?
  “喂,哪位?喂,哪位?”电话通了,李大山还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喂,你是……野鸡王吗?”
  “我是野鸡王。你是哪位?”
  “我找鸡博士。”李大山想确认一下。
  “是我,我就是鸡博士,你是哪位?”
  李大山这才说:“我是两个月前给你买过野山鸡种的李大山,你还有鸡眼镜吗?我的野山鸡打架了。”
  “呵呵,有啊!现货,十块钱一只,要多少有多少。”
  李大山突然不想说话了,十块钱一只,这不是宰人吗?他感觉自己好像被忽悠了。他买了野鸡王的野山鸡,现在又回头来要买他的鸡眼镜。这眼镜还必须买,不买他的野山鸡可能就会死伤惨重。他觉得自己像钻进被人精心设计好的套子里了。
  李大山冷笑道:“你老兄真是生财有道啊!”
  对方也笑道:“呵呵,哪里哪里,现在不是在讲产业化吗?我这也是作“配套服务”嘛!也算得上是知识带动经济。呵呵……”
  李大山不知道哪来的一股火气,把手机狠狠摔在了地上,碎成了几块。他突然感觉特别的累,仿佛几天来的累一下子全压了下来,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李大山发动了车,此时他感到自己连开车的力气都没有了,精神恍惚,车摇摇晃晃地往桐子林山开去。
  在一个拐角的地方,车冲向了山坡……
  幸运的是只受了点轻伤,一星期后李大山出院回家。
  回到家,他就想起自己的野山鸡,他不敢想像这么多天自己没来照料这些残忍的鸡,鸡场变成什么样了。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向自己苦心经营的鸡场。
  他听到了鸡场传来的熟悉的“咯咯咯”声,这声音曾让他感到心满意足,现在这声音却让他感到害怕,他害怕看到……他看到了什么?李大山瞪大了眼睛。
  在他的鸡场里数不清的戴着红色眼镜的野山鸡在树林里踱来踱去,它们悠闲自在,优雅得像一个个绅士,在它们身上看不出一丝一毫要打架的迹象。
  李大山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并没有向那个奸商“野鸡王”订购鸡眼镜啊!
  “爸,你回来啦!”儿子李小山站在鸡笼前笑着给他打招呼,他正在给一只野山鸡戴眼镜。所谓眼镜,其实就是一根细金属丝穿过野山鸡的鼻子把两小片红色塑料片镶接起来。
  第二天,小山又回学校了,他是听说爸爸出了车祸回家来帮爸爸照料鸡场的。
  “小山,给你留了个字条。”老婆把一张信纸递到李大山手里。
  “老爸,我在网上查到野山鸡脾气怪,生性好斗,但它们都是直线进攻,只要在它们眼前戴上遮拦物,野山鸡就会放弃对同伴的挑衅了。这些鸡眼镜是我的发明,明天是你的生日了,就当作儿子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生日快乐,老爸!爱你的儿子:小山”
  泪水迷糊了李大山的眼睛。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2010-10-6 10:16:10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