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开店情缘

2014-01-03 16:46:07 本文行家:指环王11

丁大昆的丁记麻辣鹅是一绝,其色泽像是涂了蜜油似的好看,离老远就能闻到浓郁的香气,而且吃在嘴里更是妙不可言,因此他的生意红火得不得了。有眼红的同行曾向管理部门举报过他,说他在调味里加了某些违禁物品,可“大盖帽”再三查验之后却郑重宣布:丁记麻辣鹅的所有原辅料都合格。结果同行这么一闹腾,不仅没有损害丁大昆的信誉,反而使他的生意锦上添花。这天傍晚时分,生意高峰渐渐淡去,丁大昆正想喝口茶歇一下,有个女人骑着



图片 1


丁大昆的丁记麻辣鹅是一绝,其色泽像是涂了蜜油似的好看,离老远就能闻到浓郁的香气,而且吃在嘴里更是妙不可言,因此他的生意红火得不得了。有眼红的同行曾向管理部门举报过他,说他在调味里加了某些违禁物品,可“大盖帽”再三查验之后却郑重宣布:丁记麻辣鹅的所有原辅料都合格。结果同行这么一闹腾,不仅没有损害丁大昆的信誉,反而使他的生意锦上添花。

  这天傍晚时分,生意高峰渐渐淡去,丁大昆正想喝口茶歇一下,有个女人骑着辆破旧自行车在店门前停下来,然后怯怯地说:“大哥,给我剁八块钱的鹅。”

  丁大昆忙站起身,客气地说:“行啊,你稍等。”这女人以前也来买过鹅,不过不常来,脸上总是一副愁苦的样子,看样子日子过得不太宽裕。

  丁大昆两刀下去切下四分之一的鹅,放在电子秤上一称,九块三,便说:“九块三,算你九块好啦。”说着就要切片,就在这时那女人轻声叫了起来:“大哥,我只要八块钱的……”

  丁大昆一愣,再看女人,满脸通红神色惶恐,女人低头又说:“我只带了八块钱……”

  丁大昆在心里叹口气,这女人真可怜!嘴上笑着说:“这样好了,暂收你八块,下次如果路过这儿,你记得还我一块钱好了。”

  当女人骑着自行车叮叮当当地走后,丁大昆望着她的背影正有点走神,身后有人大声说:“我说小丁,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丁大昆被冷不丁吓了一跳,脸有点烫,回头一看,是邻居胖大婶。胖大婶退休前做过社区干部,一向快人快语热心肠,把摄合身边的孤男寡女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这几条街上无论谁家大儿属鸡小儿属狗、剩男待娶剩女待嫁,她都如数家珍。胖大婶大声说:“小丁,我那老头子要麻辣鹅下酒,你快给我剁半边。我说小丁,你老婆得病走了有好多年了吧,可怜你日做老子夜做娘的。现在好了,儿子出息了,大学毕业工作了,你也该考虑考虑找个人了。两个大老爷们,没有个女人家也不像个家嘛,再说也不利于社会和谐是不是?”

  丁大昆只是笑,手上咚咚锵锵地剁个不停,胖大婶只看一眼他的表情,心里就有了数,便又说:“刚才那女人我是知道的,她姓杨,叫杨梅,嫁个男人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两年前离了。如今在一家单位做保洁,收入低得没法说,日子过得比黄连还苦,偏偏女儿马上就要高考了,那闺女考上大学是三个指头捡田螺——十拿九稳!可问题是大学学费和生活费从哪儿来?这娘儿俩都快要愁死了。不过这女人你也瞧见了,生得是相当齐整,性格也好,小丁,你要有心的话,这媒包在我身上,不过你不要嫌人家负担重噢……”

  丁大昆脸更烫了,说:“我哪敢嫌啊,只怕人家嫌我粗手笨脚浑身麻辣鹅味道,不过大婶你也别忙着说破,我还不了解人家哩。”

  过了个把星期,又是一个黄昏,丁大昆正若有所思,随着一阵叮当响,正是杨梅来了!

  杨梅依旧难为情地要了很少一点儿麻辣鹅,丁大昆说:“是给你女儿吃吧?”

  杨梅点点头,说:“是的,我那闺女就爱这一口,快高考了,我也只能给她这么点营养……你是怎么知道我有个女儿的?”丁大昆一时心跳有些加快,说:“听人说的。”

  鹅切好了,杨梅付账时多给了一块钱,说:“这一块钱是上次欠你的。”说完就要走,却听到身后的丁大昆声音异样地叫了起来:“我说……我想跟你说件事。”

  杨梅有点诧异地住了脚,丁大昆脸红如血,说:“大妹子,你想学我这门手艺吗?”

  杨梅更吃惊了,丁大昆竭力镇定下来,说:“我的意思是,我想开一家连锁店,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包你做出来的跟我这一模一样,投资算我的。不过说是投资也要不了多少钱,就一间门面房,一点流动资金和几样家什就行了。”

  杨梅认真看着丁大昆,轻声说:“大哥,多谢你,可我想问你一句,我们素不相识,你为什么会选中我呢?”

  丁大昆笑着说:“因为我一眼就看出你是个做事麻利的人,我可不想倒了招牌,所以就选了你。”

  杨梅又问:“那我该给你多少费用?”

  丁大昆手直摇,说:“你把投资的钱还给我就行了,不要其他费用的,你生意做成了比什么都好,我的意思是你只需打出丁记麻辣鹅的招牌,这样一来就无形中扩大了我的知名度。”

  杨梅低头想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来时眼睛慢慢亮了,说:“大哥,我十分愿意!”

  丁大昆却面色郑重起来,说:“不过你还得保证一件事,这手艺只限你一人做,绝不外传别人,无论谁都不行。只有你不做了,才可以传给另一人,而你的徒弟也必须这样保证!”

  杨梅觉得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会的人一旦多了,丁大昆自然赚不到大钱了。便有些调皮地回答道:“师傅,我一定做到!”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杨梅一连好几天跟着学手艺。丁大昆果然是有绝活的,他竟有一张绝密配方表,上面详细地列下配什么香料、多少份量、什么火候。丁大昆是毫无保留地倾囊传授,而聪明的杨梅也很快原汗原味地学会了全部手艺。这期间杨梅自然也知道了丁大昆的家庭情况。

  杨梅手艺学成离开的那天,丁大昆已为她租好了门面房,并送给她一整套设备,杨梅回去就可以上马开张了。杨梅慢慢骑着车,走了好远后终于红着脸回过头来,发现丁大昆站在店门口正呆呆望着自己。

  杨梅并没有看到丁大昆眼里那浓浓的失落。

  杨梅的生意很快就火了起来,最忙的时候大伙都排起了长队,一向羞涩的女儿高考一结束就挽起袖子来帮忙,这让杨梅很欣慰。而每天收了摊子一算账,竟有二百块左右的盈利,说实话她半辈子了也没哪一天赚过这么多钱,慢慢的,娘儿俩的脸色红润起来,家里也开始有了欢声笑语,杨梅每天快活地盘算着:再过多少天就可以攒够学费了。

  这天的生意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杨梅和女儿一边手脚利索地过秤、切鹅、收钱,一边随口问道:“我说各位大哥,南边一条街上我师傅丁大昆做的鹅比我还地道哩,我这手艺全是跟他学的,你们怎么不去他那买啊?”

  谁知不问还好,一问之下竟引起一片怨言:“还丁大昆哩,他早就不做了,好像就在你店开门前后他关门歇业的。嗨,可害苦我们了,大老远的到你这买,好在你这里的口味还真跟丁大昆的一样……”

“铛”的一声响,杨梅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

  丁大昆是病了还是怎么的?可恨自个儿这么长时间一心扎在钱眼里,都没去看过他一次。

  第二天上午,杨梅精心选购了一袋水果去看丁大昆,也不知怎的,临出门时杨梅下意识地把头发梳了又梳,还穿上最好看的衣服,说实话这样的心情有几年没有了。女儿把妈妈的表现全看在眼里,忍不住偷笑起来。

  杨梅是跟丁大昆在门店里学手艺的,所以并不知道他家住哪儿。不过这难不倒她,她先来到丁大昆以前的店门口,然后跟人打听。这一招果然好使,很快有个大妈告诉了她。望着她脚步轻盈地走向丁大昆家,一边走还一边扯衣服角,那邻居惊讶极了,因为她正是那个热心做媒的胖大婶。

  当杨梅壮着胆敲开丁大昆的家门时,丁大昆眼睛瞪得溜圆,然后忙不迭地让座,他有点手忙脚乱的,其间还打翻了一只茶杯。杨梅抿嘴一笑,其实她心更慌,说:“我是来还师傅投资的钱的,师傅你瘦了,是不是以前忙惯了,现在不忙了才瘦下来的?”

  丁大昆忙摇头:“哪里啊,我这是减肥哩。”

  丁大昆的神情告诉杨梅她猜中了,老实人说不来假话的,便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做生意了?是不是故意让生意给我做?”

  丁大昆笑起来,说:“这倒不是,生意是做不完的,街面这么大,不存在让不让的。实际上有时候做某一行生意,做的人越多生意越好做,因为形成规模后更容易打出名气。”

  杨梅步步紧逼:“那你为什么关了门?”

  丁大昆一笑:“我不缺钱……”

  就在这时“咚咚咚”有人敲门,两人吓了一跳,孤男寡女的让人看到成什么话?可门还得开,丁大昆磨磨蹭蹭地开门一看,一下子失声叫了起来:“师傅,您怎么来了?”

  只见一个面色黝黑的老头背着手走了进来,杨梅一听吓了一跳,这是丁大昆的师傅,那可不是自己的师公?

  老头一进门就气哼哼地说:“我怎么来了?我路过你这儿,不允许吗?我问你大昆,你怎么不做生意了?”

  丁大昆低头不吱声,老头又发话了:“大昆,我还指望你把我这门手艺传承下去哩,你也太让我失望了,再说你儿子才工作,他将来要买房、结婚,你就不想帮他一把吗?你还像个做老子的吗?”

  丁大昆苦着脸说:“师傅,这事咱背后说好吗?”

  老头火气更大了,大喊道:“就在这儿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话不能说?”

  丁大昆至此无路可退,只好搓着手说:“师傅,我把手艺……教给别人了,我从不敢忘记师傅的教诲,所以就只好不做了。”

  老头一听满脸的惊讶:“你教人了?教给谁了?为什么教他?”

  杨梅在一旁更是吃惊不小,忙双手捧上一杯茶,说:“师公,丁大昆师傅教的是我,可我不知道教会我后他为什么就不做了,实际上我也正是为这事来的。”

  老头听了左一眼右一眼地打量杨梅,看得杨梅直发毛,忽然间老头大笑起来,说:“大昆你好眼光!好吧,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原来,老头是外市人,有一年丁大昆到他那座城市讨生活,恰好遇上他被一辆车子撞倒在路上动弹不得,当时人来车往的没有人敢上前扶一把,生怕惹祸上身。丁大昆才不顾及这个,当即背起老头进了医院,还垫付了医药费,好在老头受伤不重,很快就痊愈了。

  当老头得知丁大昆是来讨生活后,便要教给大昆一门手艺——做麻辣鹅。原来,这老头是做麻辣鹅的顶尖高手。不过他要丁大昆切记一条:只限你丁大昆一人做,绝不外传手艺,只有你大昆不做了,才可以传给另一人,而且,你徒弟的徒弟……也必须这样保证。这是老头的师傅传下来的行业规矩,老头发过誓要一代代遵守的。

  所以现在丁大昆在教会杨梅后,他只好不做了,天天在家发闷。

  杨梅一时间心里起伏不平,老头眼里满是赞许的目光,说:“大昆,你果然记住了师训,更难得有这样的善心,我没看错你,好样的!可你正需要钱啊,不做可惜了,做又违背了师训,唉,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咚咚咚”又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胖大婶。在胖大婶三言两语问明了全部经过后,于是整幢楼都听到了胖大婶的大嗓门:“我说你这个老师公,你左脑子里是水,右脑子里是面粉,一晃荡全是浆糊了是不是?这事也太容易解决了——你做主让这两人成为一家人不就行了?”

  在师公的大笑声里,丁大昆和杨梅互瞟一眼,然后两人的脸红透了。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