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回家(故事)

2014-01-11 22:36:21 本文行家:指环王11

马上体一、拆迁拆迁,一步登天。2012年老张的心情很不错,近郊一套二层楼的房子,因为市政规划修路拆迁了,乖乖隆的咚,赔偿了五十万白花花的银子,另外还在镇上给了两套福利房指标,每平方才一千,两套一百二十平方的房子,转手就能卖三千,这样算起来,那套八年前花了五万块建的房子,因为拆迁变成了近百万。这个天上掉下的馅饼,差点将老张砸晕了,虽然没有像饭进那样绕着村子跑十圈八圈,但是好几个晚上都失眠,直到一个月

22
马上体马上体


 一、拆迁拆迁,一步登天。

  2012年老张的心情很不错,近郊一套二层楼的房子,因为市政规划修路拆迁了,乖乖隆的咚,赔偿了五十万白花花的银子,另外还在镇上给了两套福利房指标,每平方才一千,两套一百二十平方的房子,转手就能卖三千,这样算起来,那套八年前花了五万块建的房子,因为拆迁变成了近百万。这个天上掉下的馅饼,差点将老张砸晕了,虽然没有像饭进那样绕着村子跑十圈八圈,但是好几个晚上都失眠,直到一个月后才逐渐淡定下来。

  交了镇上两套房子的房款后,政府的赔偿还剩下二十五万,加上这几年存下的十几万,老张手上差不多有四十万。老张的房子拆迁后,镇上有个干部跑到老张的村子里建了一栋五间门面三层楼的楼房,不久镇上传出风声,老张的村子这一带要建新城,于是短短两个月时间,全村人都在见缝插针,家家户户都抢着种房,三间两层的做好毛坯大约十万出头。条件好的基本上都有三套以上,条件差的,很多人也有两套,村外的田地,有人开始找人来投资合作建房,村子里的人们满是皱褶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期盼。

  老张很纠结,不知道这个新城的规划会不会落实,万一没落实,自己就一个儿子,眼下这套三间两层的完全够住,另外建一套岂不是把钱丢进水里了。老张是个乡村医生,之前在自家的门面给乡亲们行医看病,每年也就五万来块收入,刨除各项开支,每年结余的也就三万多。十多万的支出,对于老张来说确实有点纠结。后来老张终于痛下决心准备再建一套房,上面却一纸公文下来,严禁抢建民宅,尤其是村外的田地,抢建不但会被拆除,还要处罚,老张肠子都悔青了。

  老张两口子是过日子的人,虽然一下子暴富了,生活上却依然没有什么变化,照旧是省吃俭用节衣缩食。老张有他自己的算盘,儿子小张二十六了,两口子辛辛苦苦培养他读了师范,毕业后去深圳上海走了一遭,说是大都市压力太大很难适应又跑回来了,在本市找了一份文职工作,每次回家都说在那里做文职真是太屈才,没干三个月又跑回来了,之后就赖在家里不出去工作,没事不是打麻将就是上网玩游戏在论坛斗嘴,还软磨硬泡将老爹存下的五万块拿去炒股。前几年家境不太好,跟他同龄的男孩都差不多成家了,老张也托人给他介绍了几个,偏偏这孩子心比天高,不是嫌人家脸蛋不够漂亮,就是嫌人家身材不好,有长得好的又嫌他没有一技之长还不务正业,这事就一直拖下来了,成了老两口一块心病。

  老张跟老伴合计,现在有钱了,得赶紧张罗给小张娶一门媳妇。镇上的两套房,一套留给小张结婚用,现在全国楼市火爆,另外一套等涨到五千就卖掉。现在有钱了,老张的媳妇不用再整天东家串门西家唠嗑,拆迁赔偿的消息出来不到一个月,老张家的门槛就被人踩破了,连一向不大搭理老张的老王,没事也屁颠屁颠端个茶杯来老张家坐坐,有意无意地说起谁谁谁来给自己女儿做媒。去年老张媳妇曾经托人去说过,才开口就被老王媳妇轰出来了,这事老张一直记在心里,现在老王每次来家里,老张都是不冷不热。

  二、父子父子,天生宿敌

  小张可没有老张那样的幸福感。不错,拆迁是赔钱了,但那都是老爹的,两套房子也都是老爹的名字,每天三餐菜里面也没见多几片肉。每天媒人进门,小张就更闹心了,这都啥年代啊,还搞包办婚姻这一套。小张向往的是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的爱情,他始终坚信,自己一定能找到一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志同道合的妻子。所以每次媒人进门,小张就将房门砰地关上反锁,坚决不出来。再后来,被老娘说的不耐烦了,离过年还有半个月偷偷拿了老爹的银行卡和身份证,离家出走了。

  老张两口子这个急啊!他们知道,这钱到了小张手中,基本上是打了水漂。小张的手机好几天都是关机的,老张的头发一夜之间白了不少,每天只有一件事就是给小张打电话。十几天后,终于小张的电话接通了。老张小心翼翼地说:“孩子,快回家吧,你妈想你想病了。”

  “家?我有家吗?”

  “你怎么会没家?我和你娘辛苦一辈子就是为你有一个温暖的家啊!”

  “切!你知道什么是家吗?这么跟你说吧,家有作家、画家、杂家、名家、皇家、奴家、邻家、农家等等,作家、画家、名家、杂家、皇家现在基本上跟我沾不上边,邻家是别人的也不关我事,剩下的就是奴家、农家来让我选择了,你是农家,在你面前我是奴家,这样的家要他做什么,凭什么要我爱它?”小张瞅准机会狠狠地显摆了一下自己的文化。

  “孩子你怎么这样想?真是白瞎了你读的那些书。爹没读过什么书,但是爹知道,家是一个人的根。”老张有点气急败坏了。

  “狗屁!那是我的家吗?房产证怎么不写我的名字?我在家里有言论自由吗?说什么一切都是为了我,少他妈冠冕堂皇了,房产和现金都被你们掌控在自己手里,这是你们的政治资本,你们舍得放手吗?家的概念真不靠谱,难道我在那个房子里撒泡尿题个字小张到此一游,那房子就属于我?别他妈整天忽悠人当饭吃,你们定的家规和游戏规则,我是没有发言权的,在你们的家里我从来没有呼吸到自由的空气。不自由,毋宁死。”小张越说越气愤。

  “自由?你想要什么样的自由?你为这个家庭做出过什么贡献?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泡论坛,你干过啥正经事情?你读了那么多书,除了在论坛上油嘴滑舌陪着人家挖祖坟,写过一篇得奖的文字没有,出版过一本书吗?”老张也开始不客气了。

  “得了吧,你有什么资格骂我?你不就是生下了我,再让我读了几年书吗?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资本可以嘚瑟?你看看人家隔壁村的老李,人家在外面当包工头,他儿子住别墅,每个月几万块零花钱,女朋友天天换,那才叫人过的日子。你给过我什么?你瞧瞧,你给镇上的校长孩子买爱疯五,你儿子我却在用山寨;村里老蔡家发生火灾你给人家捐五千块,可每次我向你要钱,没有一次超过三百。你说,你啥人啊,自家都没吃上几片肉,还到处装逼做好人!”小张有点口不择言。

“你个败家的玩意儿!像你这样游手好闲好吃懒做,把房子写上你的名字,恐怕不到两个月就被你败光了。你咋不说家里的田地也让国家分给你去自由买卖啊?亏你读了那么多书,杀鸡取蛋的道理都不明白。你的股票那可是自由买卖的吧,五万块一年下来剩下两万,你玩得过那些庄家吗?要是房子和土地交给你玩自由经济,你玩得过那些开发商吗?恐怕老子三年就会跟着你讨饭,你个败家的玩意儿。旧社会为啥有地主长工呢,还不是许多像你这样高不成低不就的败家玩意儿,卖田卖地爽了几个月,子孙后代都给人打长工。”老张气不打一处来,这要是小张在旁边,老张肯定俩嘴巴甩过去。



  “老爷子,你省点口水吧,我现在在北京发展,一年之后连本带利还给你,然后我去美国生活,那里才是天国。”小张啪关掉了手机,他觉得没文化还不算可怕,没见识那真是可怕。小张来北京后租了一套房,将四十多万一下子打进去股市。失败是成功之母嘛,之前股市小亏三万算啥,现在小张的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庄家,他想,要是家里的土地能分给自己卖掉多好,手上多几百万,杀进股市,很快美国绿卡就会向我招手。


  三、自由自由,罪恶之手。

  一年后。老张接到北京某个派出所电话,说是小张在北京通州搞传销被抓起来了,考虑到他也是被人蒙骗的,不追究责任,让老张去认领回来。老张媳妇听到这个消息,当场就晕了,老张掐人中拍背忙活了半天,一口气才悠悠回转。

  原来小张全部家当杀进股市后,凭着前两年的技术分析经验,对于短平快赚钱信心爆棚,每天买进卖出,每次都掉进庄家的陷阱,有一次看到专家分析重庆啤酒搞乙肝疫苗的文章,自己再技术分析了一下,感觉拉升在即,正好当天这只股票就涨停了,技术K先来看,属于突破格局,第二天小张立马在81元全仓杀进去,没想到第二天就跌停板,而且连续跌了十个停板到28.25元,没有一天打开过跌停。媒体一片唱衰之声,说这个股票还要跌五个停板以上,当天打开跌停板后小张慌忙斩仓出来,这一进一出,四十多万只剩下不到十五万了。

  下午开市28.3元斩仓后,到两点多这只股票竟然奇迹般地反弹,从跌停板放量拉起一根垂直的线,差不多回到前一天的收盘价。小张心里这个气啊,五千股多亏一万多块。小张点开重庆啤酒股吧,那里面一片欢呼声,都说快跌快弹,大资金托底,这个股票肯定会报复性上涨三五个涨停板,小张忍不住又在30.3元全仓杀进去,收市的时候,这只股票收在31.61元。根据小张的技术理论来看,底部放量出现上影线,说明上冲欲望强烈,第二天还会大涨。

  一晚上小张都没合眼,第二天六点多就起床打开电脑,看股吧上有没有专家评论。好不容易等到九点十五分集合竞价,小张的嘴巴张得合不拢了:34.77,涨停,底下托盘一千多万股,看来今天一字涨停是没有问题了,小张为自己昨天下午勇敢地回头而得意不已,他甚至开始嘲笑那些胆小的散户们看不清形势。九点二十分,还是涨停板,看来大势已定,小张关掉电脑倒在床上美美地睡着了。

  这一觉,小张一直睡到下午三点十五分才醒来。泡了一包方便面,小张打开电脑。本来今天涨停了没必要再看,但是小张得看看大盘,搞技术分析的人必须看大盘。打开股票软件,输入重庆啤酒代码,小张惊得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了:跌停板!小张以为系统出故障了,赶忙重新启动电脑,再次打开股票软件,真的是跌停板!原来早盘开盘集合竞价主力是故意打进买单,迷惑散户,让他们放心地去睡觉,九点二十一分就开始陆续撤掉买单,九点二十五分开盘价是28.58,半小时后就跌停到28.45元。

  小张赶紧点开股吧,很多人发表看法,说是昨天成交量九千多万股,很多散户跟着主力行动了,今天主力故意打压震仓。小张心里稍稍踏实了一点,没想到第三天开盘差一分钱又跌停,收盘也只有26.18元。小张这时候反而冷静下来,奶奶的,劳资跟主力死扛!接下来几天,重庆啤酒一路跌跌不休,差不多只有20元了,媒体一片唱衰之声,说那天打开涨停板就是主力出逃了,小张吓得赶紧在20.3元卖出,这一进一出,又亏了五万。

  小张没有灰心,研究了一晚上又买了一只股票,下定决心要做长线,没想到这只股票一路阴跌,一个月时间跌去了一半,而重庆啤酒却从二十元出头涨到四十多元。小张对股市彻底死心了,从而也对这个国家的体制彻底死心了,从此整天泡在论坛咒骂体制,后来有个跟他一起咒骂体制的人说有个很赚钱的生意,小张就卖掉股票,跟那个网友一起去淘金,没想到陷进了传销的火坑。

  老张把小张领出来的时候,看守所里还有三个青年。老张问,是不是他们的家人还不知道。小张低着头小声地说,他们都是孤儿,没有家。老张同情地望了一眼三个青年,对小张说,有家的孩子是个宝,没家的孩子像稻草。咱们回家吧,你娘眼睛都快哭瞎了。

    小张茫然地问道:我有家吗?

猪哥哥猪哥哥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