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约会网友

2012-02-08 12:51:08 本文行家:昊天河

约会网友文/昊哥一、接站上网好久,结识了不少网友,谈天说地,甚是遐意。这天上网,看到一位南方网友的留言,心中大喜,原来她有公差来此,约我相会。小声告诉你们,这可是个美娇娘!五官俊秀、身材苗条、长发飘逸、知书达理,还是大学的老师,真真正正的教授,虽年过四十,保养得很好,从视频上看,也就三十多岁。她的网名是“秋雨蒙胧”,真名叫姜雅莉。打从知道她要来,我就忙碌起来,翻箱倒柜、擦桌扫地、洗碗刷锅,还把积压

约会约会

约会网友

文/昊哥

一、接站

上网好久,结识了不少网友,谈天说地,甚是遐意。

这天上网,看到一位南方网友的留言,心中大喜,原来她有公差来此,约我相会。

小声告诉你们,这可是个美娇娘!五官俊秀、身材苗条、长发飘逸、知书达理,还是大学的老师,真真正正的教授,虽年过四十,保养得很好,从视频上看,也就三十多岁。她的网名是“秋雨蒙胧”,真名叫姜雅莉。

打从知道她要来,我就忙碌起来,翻箱倒柜、擦桌扫地、洗碗刷锅,还把积压的脏衣服统统找了出来,整整洗了一上午。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一夜难眠、凌晨才迷糊了一会儿的我,晕晕乎乎地爬起来,先上厕所吐故;再到餐厅纳新,吃过早点,我把屋地又拖了一遍,整理好沙发的搭巾,打开窗户放风,把冰箱里的水果洗净装盘,摆上昨天刚买的各样干果。又到卫生间取来芬芳剂,给客厅、卧室喷了一些,房间里马上充满了森林般的清新。

看看表,还不到九点,时间还很充裕。又开始默诵见面要说的话,“你好!欢迎你来我家做客。”

不好!不好!应该说“您好!欢迎远方的客人。”

还是没有新意,俗气!人家可是大学教授!应该标新立异才好。

“您好!人海茫茫,佳人难觅!感谢网络,让我们千里知己一线牵!”对!就这么说,看看她的反映。

十点一刻,直奔火车站,站在出站口,盯紧每一个出来的人。虽说看过照片和视频,毕竟和真人还是有差距的,万一漏过了,被人耻笑!

连续等了几拨人流,还是没有她的倩影,不免着急,拨通手机。

“喂,你到哪里了?”

“啊!还在家里!唉!不是你今天来这里吗?”

“噢!今天晚上出发,明天上午到!”

“你看看,我太粗心了,提前跑到车站了。”

“是吗?你真逗!”电话里传来爽朗的笑声。

虽然误会了,没有接到人,可心里也高兴,起码让她知道了我是多么在乎她!

又是一个长夜难眠,终于盼到了激动人心的一刻。蜂拥的人流从站里流出,我掂着脚尖搜寻,突然,我看到一位高雅的女士,俊秀的面容浮出微笑,径直冲我走来,披肩长发,高挑身材,虽说戴了太阳镜,还是被我一眼认出来了。我大步向前,伸出双手,她也伸出纤细的小手。“姑姑!”一个飞快的身影从我身边闪过,扑到她的身上,几个男女围了上来,竟把我挤到了一边。他们热情地问候,相拥着离去。原来看错人了!真倒霉,白白耽误我的宝贵时间!

我赶忙又盯住出站口,有些后悔,该进站里去接,那样显得更亲热!真是猪脑子!

我看到旁边台阶上有一块纸板,赶忙掏出笔来,写上“雅莉”两个字,举着站在出站口。

今天好像几列车同时进站,出站的人络绎不绝。

正在我翘首期待的时候,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你是林志伟?”

猛回身,一位高大魁梧的女性站在我的面前,我惊讶地张开嘴,原来她已经出站了!

只是......只是她和视频里的形象差距也大了些。虽说五官也耐看,只是这体形也忒壮实了!活脱脱一个摔跤运动员!

“发什么呆啊?”她责怪起来。

“噢,欢迎欢迎!”我一愣,把准备好的欢迎词忘了。

“哈哈哈!欢迎谁呢?”她大笑起来,引得四周的人观望。

“我叫亚南,是雅莉的同学,也来接她。”

原来如此!差点吓坏我。

只是......只是她这一来,我想好的接待计划都要泡汤了!郁闷!

盼星星,望月亮,终于等来了美娇娘!姗姗来迟的雅莉终于出现了。亚南猛虎下山,一把抱住雅莉,旋了一个圈,捧住雅莉的小脸猛啃起来,我真有些烦她,整个一同性恋!

等她们亲热完了,雅莉才和我礼貌地握了握手,一同打的去饭店。

二、吃饭

待我们走进酒店,在雅间坐下,服务员倒上茶水,我接过菜单,翻开点菜。突然觉得不妥,忙把菜单递给雅莉。

“你点菜,看看喜欢吃什么?”

“我可不会,你点,你点!”

“争什么?我点!”亚南抢过菜单,大咧咧地翻看起来。

“哎呀!我的妈!这菜咋这贵?你们抢劫呐?”听着亚南大呼小叫,我和服务员都皱起眉来。

雅莉笑眯眯地望着亚男。

打从雅莉出站到现在,因为这个亚南碍事,我都没有仔细看过雅莉,乘着亚南点菜的功夫,我急忙盯着雅莉看。

雅莉身高有一米六七,身材苗条,肤色白净,鸭蛋脸、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口,活脱脱一个美人坯子!年轻时不知迷倒了多少英雄好汉?现在虽是徐娘半老,丰韵依旧,光彩照人。我呆呆地看着,恍若旧友,似曾相识。

“看什么看?小心掉到眼里捞不出来!”

亚南高声讥讽,让我一惊,定神看时,雅莉抿嘴微笑,亚南撇着大嘴嘲笑,服务员也乐了。

我被呛得满面通红,雅莉责怪亚南一句,“不会说话。”

我心里备感温馨。

“喝白的还是红的?”我忙打岔问了一句。

“我不会喝酒。”雅莉急忙摇头。

“喝白的!怕你不成?亚南充起英雄。

“好好好!”我连声赞誉,心里嘲笑道,“非把你喝趴不行!”

菜上来了,炸花生米、洋葱木耳、酱牛肉,三个凉菜,也别说,亚南点得都合我的胃口,好下酒。

一瓶红星二锅头,五十六度,正宗北京总厂的。给雅莉要了一瓶啤的。

亚南一把抢过白酒瓶,三两的玻璃杯排好,哗哗哗,满满两杯,把酒瓶往桌上一蹾,冲我头一扬,“你挑!”

乖乖,今天遇到硬茬了!俗话说得好,女人自带三分酒,敢端酒杯肯定行。这可好,不但敢端,还叫起板来了。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但大老爷们的面子不能丢,何况我也是半斤八两的量,不能被这个二百五吓住了。况且,还可以作弊嘛,那也是咱的智慧呀!

“亚南,别闹。”

嗨嗨,还是雅莉知道体贴我,我冲雅莉点点头,招呼说:“吃,吃!今天我请客。”

“就该你请,还让我们女人拿钱呀?”亚南的嘴一点也不让人。

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天南地北地瞎侃。雅莉喝了点酒,活跃起来,也是原形毕露,没有了淑女的矜持,幽默风趣,妙语连珠。亚南更别提了,一杯白酒下肚,又把剩的酒均分到杯里,端着酒杯站起来。

“干!看我的,先喝为敬!”亚南一扬脖,酒杯空了。

“亚南!别喝多了。”雅莉有些着急。

“没事,林志伟!看你的了,是大老爷们不是?不行就求饶,姑奶奶替你喝!”亚南咄咄逼人。

咱哪儿受过这个,不就半斤酒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举杯张口,喝了!

“好好好!够哥们儿!”亚南拉着椅子坐到我身边,一只手搭在我肩上,拍了拍,冲服务员嚷:“拿两瓶啤酒!”

“不能喝了!”我和雅莉都劝亚南。

“没事,早呢!林志伟,我们是不打不相识,酒逢知己千杯少啊!”

这可好了,本来是我请雅莉的,亚南喧宾夺主了,全是她一个人唱独角戏。

“林志伟,你那点鬼心眼,我可清清楚楚,告你说,甭打我姜姐的主意,你要敢算计我姜姐,看我不把你的脑袋拧下来!”亚南借着酒劲,用手指点着我的鼻子。

“好了好了,有你这个保镖,没人敢怎么着。”雅莉打着圆场。

酒喝完了,菜没吃多少,炸乳鸽、素小炒、清蒸石斑鱼,三个热菜几乎没怎么动,只顾拼酒了。

“打包!打包!”亚南嚷着跑洗漱间了。

雅莉抢着结账,哪可不行,还是我结帐。

三、游览

走出饭店,我出主意,“时间还早,我们逛公园?顺路。”

“哪有什么意思?还是逛商场。”亚南叫起来。

“女人的天性,就是逛商场。买不买东西次要,重要的是看一遍,有一种充实的感受!”雅莉细声细语地解释。

“姜姐就是有水平,我就爱逛商场,只是不好买衣服,我太胖了,块头大,不好包装。”亚南别看大咧咧的,却什么都崇拜雅莉。

我跟在后面,注视着她们的背影。

雅莉迈着轻盈的步子,亚南却跺着脚。两个人走在一起,反差如此之大,什么都怕比较,越看越觉得雅莉俊美,越看越觉得雅莉可爱。突然对亚南有了一种好感,上帝派你来就是为了衬托雅莉的美好吧?

走在商场里,人很多,她俩并肩走着,我时前时后,时左时右,围着她们走,不时搭上几句话。

赶上拥挤,手臂会轻轻相碰,立刻有一种肤肌亲近之感,让人想入非非。我便有意无意靠近雅莉,捕捉相触的机会。雅莉十分精明,她似乎有了察觉,却不回避,还是嘻嘻哈哈地走着、聊着,大家的关系亲近了许多。

雅莉看到一个肩包,拿在手里端详,眼神里露出喜爱的目光,她把包挎在肩上,在镜子前侧身观看,转过身来问:“好看吗?”

“好看好看!”我和亚南齐声说。

“那就买下吧,也算来北京的一个纪念。”雅莉把包递给售货员。“开票吧。”

我赶忙接过票,要去付款,雅莉一把拉住我,“不行!你不要管。”

“没多少钱,我来吧,算我送你的。”

“不行,你要尊重我的意愿,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友情变了味道!”

看着雅莉刚毅的表情,我无奈地把票递给她,亚南得意地望着雅莉,斜眼瞟了我一下,伸出拇指晃了晃,又想气我。

出了商场,打的到前门,步行穿过广场、纪念堂、人民英雄纪念碑、来到天安门前,一路照了不少留影,大家兴致勃勃。靠在金水河畔的栏杆上,望着西下的落日,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别有一番感受。

我与前妻离婚已经五年了,五年来,提亲的不少,合适的不多。像我的条件,也算不错了,可上次的失败总像一片不散的阴云,久久地笼罩在我的心头。也许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的确害怕那种每天几小吵,三天一大闹的家庭生活,可能是我的不好,也许是她的不对,不管怎么说,还是慎重为好。

自从在网上和雅莉相识,她俊美的容颜、温柔的话语、满腹的学问,都深深地吸引了我,虽然知道她已经成家,可交这样一个红颜知己也是人生的美事啊!万没想到她还能千里迢迢来与我相会,确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真要谢谢苍天有眼,把这样一个美人派来了,这次会有肤肌之亲吗?真盼天成好事啊!

想到这里,狠狠盯了一眼旁边的亚南,真讨厌!你来干什么?坏我的好事。

亚南似乎也是上天派来的,像一贴狗皮膏药,粘在雅莉身上,想揭都揭不掉。

这不,又找事了!

“林志伟,我们都渴了,你也不清我们喝茶?”亚南怪声怪气。

等走出茶馆,雅莉说:“该登记房间了吧?”

亚南拉着雅莉说:“到我宿舍去住。”

“我们还是住宾馆,你是集体宿舍,不方便。”雅莉说。

“那还要花钱,还是到我家吧,我都收拾好了。”我竭力劝说。

“你家?什么窝啊?”亚南撇了一下嘴。

“我打扫了两天了,特干净!”

“哪还不知有什么阴谋呢?”亚南的嘴还是不饶人。

“好吧,我们去志伟家。”雅莉终于拍板了。

我高兴极了,有门了!看看亚南,真倒霉!跟着这么一个扫帚星!

四、睡觉

我们坐在出租车里,慢慢向我家驶去。

天渐渐黑了下来,我的心也随着夜幕的降临膨胀起来,两旁路灯闪烁,望着雅莉微笑的脸,自己也无声地笑了。只是这该死的亚南,寸步不离,得想个办法,怎么把她支走,今天怕是不行了,明天一定想个万全的主意。

到家了,开了门,走进客厅,雅莉和亚南东张西望,打量着我的房间,似乎怕藏着坏人。看着她们谨慎的眼神,我逗起她们,“仔细找找,小心鬼子!”

“讨厌!”亚南立刻接茬。

我领她们看了客厅、卧室、餐厅和卫生间。

亚南责问起来,“怎么就一张床啊?”

“我就一个人,要那么多床干什么?”我呛她一句。

“那我和雅莉睡大床,你去睡沙发。”

“那当然!”我赞同着。

“这样不好,不知道这样,早知道就不来了。”雅莉自责起来。

“没事的,没事的,沙发也很舒服。”我急忙解释。

“好了,姜姐,他既然请我们来,就该他受罪,我们先看会儿电视。”亚南拉着雅莉到客厅了。

我不敢过多解释,其实小屋本来有床的,我刚给撤了,因为有想法,只是没想到跟来一个大灯泡!

亚南看到DVD,立刻拉开抽屉找光碟,嘴里还嚷着,“臭志伟,有什么好看的?”

 “别乱翻!看什么类型的?我找。” 我忙跑过来制止,我可不愿意她翻到我的三级片。

“怎么?还有黄色的?”亚南是哪壶不开提那壶。

“别闹了,还是看电视。”雅莉发话了,亚南才安静下来。

我忙给泡了一壶铁观音,她们二位品着,我忙着洗茶、泡茶、换水,边喝、边看、边聊天。

看完电视,大家洗漱后就寝了,我却不能入睡。因为入睡前我冲雅莉挤了几次眼,还指了一下客厅,不知她理解了没有?

等息了客厅的灯,我光着脚,悄悄走到卧室门前,听见屋里叽叽喳喳的聊天声。我把耳朵轻轻贴在门上,还是听不清楚。有些后悔,该提前装个窃听器了。心里又骂起亚南,不是这个二百五,现在躺在床上聊天的就是我和雅莉了,温香暖玉,巫山云雨,多美的好事!越想越恨亚南!

凝立半晌,屋里的话语静了,我闷闷不乐地回到沙发上,强迫自己合眼睡觉。

躺到半夜,翻了覆去,怎么也睡不着,铁观音浓烈的刺激,没有了一丝睡意。雅莉看到我的暗示了吗?半夜会不会出来找我?

突然,听见有下床走路的声音,一个人摸着墙壁找卫生间,是不是雅莉?我翻过身来。

开门、撒尿、冲水、洗手,寂静的夜里听得一清二楚。

关门,踢踢嗒嗒的拖鞋声远去,我突然有了尿意,刚想起来,拖鞋声又近了,我忙闭眼。

一个人影飘到沙发前,我都能听见女人的呼吸声,她弯下腰来,脸离我很近,会不会是想偷偷亲我呀?

我幸福地有些紧张,心跳加速,身体竟兴奋地颤抖起来。

“抖什么?”随着问话,一根手指点在我的腰上,我惊得睁开眼,一个硕大的脸盘在我眼前晃动。

“哎呀!”吓得我一声尖叫,坐了起来。

亚南笑的弯了腰。

里屋灯亮了,雅莉穿着睡衣走出来,责怪道,“深更半夜的,你们闹什么?”

“呵呵,我起来解手,想看看我们帅哥睡了没有?没想到,我刚站到他跟前,他吓得哆嗦成一团。哈哈!”亚南说着又笑起来。

“好了,好了,别闹了!志伟,实在对不起。”雅莉认为亚南是她带来的,这恶作剧她也有责任。

我虽然被惊吓了一场,可从中看出雅莉对我的好感,何尝不是因祸得福呢?

胡思乱想,今晚这么一闹,怕是没戏了!等明天吧。迷迷糊糊,也不知何时进入了梦乡,自然是黄粱一梦,好事多多。

五、谈情

吃过早餐,雅莉去办公事,亚南陪她去了,我到菜市场买菜,准备午饭,也好亮亮我的厨艺。

中午她们回来,看着、吃着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对我的手艺赞不绝口,连一直挑剔的亚南也在猛吃之后说了赞扬的话。

饭后整理行装,我们去爬香山。

爬到半山腰,都觉得有些累了,我对她们说:“休息一会儿吧?”

我使个眼色,好像雅莉看到了。

雅莉对亚南说:“亚南,你辛苦一趟,买三瓶矿泉水吧。”

“怎么不叫他去?”亚南不乐意。

“你体格棒,他像根豆芽菜。”

“哼!就知道支使我,你们好说秘密话!”亚南一面嘟囔,一面下山去找冷饮摊。

“哈哈!小贼妮子,不等我使招,雅莉就把她赶走了,可见英雄所见略同!”我不禁得意起来。

“满意了吧?”雅莉问我。

“当然!”我随口而出。

“其实我想和你单独说话。”

“我也早想了,只是......”

“你先听我说!”雅莉打断我的话。

“还是我先说。”我怕亚南回来,不能表白我的心迹。

“雅莉,你知道,噢,你可能不知道,我心里早就......也算......”嘴也不争气,我竟结巴起来。

“志伟,我知道你的意思,还是我先说,免得你讲了不好。我有幸福温馨的家庭,我先生也是大学的老师,还是博士生导师,他不仅知识渊博,还风趣幽默,擅长烹饪。最主要的是他关心体贴我,我觉得非常的幸福。”

听着雅莉娓娓而谈,我心里却酸溜溜的,像喝了山西的老陈醋,不是个滋味。

“我知道你对我有好感,我们可以做很好的朋友,但我不能对不起家庭。”

“我知道,我们的关系不会破坏你的家庭幸福,只是给我们的人生再增添绚丽的色彩。”我竭力想把雅莉说服。

“哈哈,志伟,你不要费力了,你的理论把我的耳朵都说出糨子了,网上你说得够多的了。我这次来,除了工作原因,还有一件事来和你商量。”

“你说!”我急切地催促她。

“亚南是我的好朋友,她和我是校友,比我小三岁,在学校关系就很好。我们都在学生会任职,都是学生活动的积极分子,我喜欢文艺,她喜欢体育。她很直率,心地善良,刀子嘴,豆腐心,有什么事从来不在心里藏着掖着。可她个人生活一直没有解决,年轻时为了体育事业,后来岁数大了,却不好找了。她表面很厉害,好像大大咧咧的,什么都不在乎,可她心里也是很苦闷的,所以常常喝酒。我的意思你明白吗?”雅莉突然停下,问了我一句。

我当然明白了,可是......

雅莉看看我的表情,又说:“我通过和你接触,觉得你是个合适的人,虽说你身材略矮一些,但你有正式的工作,聪明幽默、宽容大度,仪表堂堂,很有些男子汉的风度。哈哈,我都喜欢你了。”

我苦笑一下。

“我觉得你们很合适,所以我把她叫来了。当然了,事前没有对你讲,可现在讲也不晚,你考虑考虑,怎么样?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慎重考虑一下。好不好?”雅莉的恳切搞得我没有一点脾气。

本来是约会雅莉的,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的确费思量。

六、说爱

又是一夜难眠,只是和第一天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她们俩人在房里嘀嘀咕咕,聊到半夜,估计也是说这件事吧?

认真想了想,亚南还可以,除了比我高,比我壮,块头大,五官相貌也漂亮,很有些巾帼英雄的味道,性格豪爽,快言快语,不让须眉。

尤其是通过这两天的接触,虽然开始很烦她,言语顶顶撞撞,也应了一句俗话,不打不相识。似乎真的有了一份情感,莫非是碰撞产生的火花!

第二天一早,起床一照面,立刻感觉不同,虎茬茬的亚南蔫了,刚见我时还脸红,吃饭时规规矩矩,没有了昨天的张牙舞爪。

雅莉冲我挤挤眼、努努嘴,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了,我轻轻地点点了头,雅莉高兴地拉起亚南到卧室去了。

等她们打扮好出来,我们去北海公园,爬到白塔脚下,坐在僻静长廊的一角,雅莉突然说:“我去洗手间,你们聊着,我的工作可做完了,就看你们的了!”

她这一说,等于把窗户纸捅破了,望着雅莉的背影,我对亚南说:“雅莉真是一个好心人!

是!”亚南低声附和着。

我们静默了一会儿,我看看亚南,恰好她也偷看我,我笑了。

“咳!热闹了半天,我们都是雅莉手上的棋子啊!”

“就是的,我都不知道怎么你们约会,突然变成......”亚南不好意思说了。

我想了想这两天的经历,忍不住笑了,打趣地说:“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好笑。”

“我的情况姜姐可能都对你说了,我就这么个人了,块头太大了,没人看得上。我家又是农村的,也没钱。”亚南鼓足了勇气,声音越来越低。

“没事,我不看重这些,人好就好。”我受了她的影响,也语无伦次起来。

“你的条件好,能看得上我吗?”

“你不嫌弃我就是了,你是姑娘,我离过婚的。”

“别看我平时大咧咧的,其实我心里很自卑。喊喊叫叫也是掩饰心里的痛苦。”

“我懂,一个单身老姑娘的孤独和痛苦。”

亚南嘴角一裂,哭了。

我忙攥住亚南的手,轻轻拍了拍,安慰说:“不哭,不哭。我们亚南是个坚强的女孩子!”

亚南身子一斜,把头扎在我怀里,肩膀随着哭声耸动起来。

“别哭,别哭!”我也有些紧张,怕被人看到。

毕竟是过来人了,我理解孤独女人的苦闷,用手轻轻拍打亚南起伏的背,仿佛有了男子汉大丈夫的感觉,有了呵护怀中小妹的责任。

亚南没了平时粗狂高傲的霸气,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依偎在勇士的怀抱里休息。

犹豫片刻,我缓缓说道:“我想告诉你,我还有个儿子,九岁了,现在跟爷爷奶奶在一起。”

“是吗?那你接回来。”亚南抬起头,爽快地说,没有一丝犹豫,清澈的眼睛里闪出欢喜。

“呵呵,你真是个好心的姑娘。”我发自心里的赞赏,现在谁愿意当后妈啊?

“好好好!”雅莉在一边鼓起掌来,不知她什么时候过来的。

亚南的脸红得像苹果,害羞地捂住快乐的嘴。

雅莉的公事很简单,办完后又住了一天走了,我和亚南一起去车站送她,想想这几天时间很短,发生的变化却很大,一个网友的到来,却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望望身边欢喜的亚南,突然想到了新的麻烦。

不出所料,等我含蓄地把我和亚南的关系告诉我的宝贝儿子的时候,火山爆发了。

“不行!我不要!”涛涛尖叫起来。

无论我怎么解释,涛涛就是不愿意。想想也生气,老子娶媳妇,儿子不要算什么?

等我婉转地把我的难处讲给亚南时,她二百五的精神出现了。

“哈哈,我去会会你的宝贝儿子!”

她们终于见面了,涛涛却不理亚南。

 “涛涛,我们交个朋友。”亚南腆个热脸过去了。

涛涛敌视地看了亚南一眼,没理会,扭头出门了,也不理会老爸的叫声。

第一次会面在不愉快中谢幕了。

第二天,亚南又来了,主动提出去学校接涛涛回家吃饭,让我告诉爷爷奶奶一声。她还买来一只涛涛最爱吃的烤鸭。

问清学校,亚南自己去了,我打过电话,立刻忙着做饭。可菜都做好了,还是不见她们回来,我有些焦急,不停到阳台向下看,还是没见人影。

等我实在急了,下楼去找她们时,两个人回来了。

只是涛涛浑身是土,嘴角还有血迹,一只眼眶也变的乌青。

“怎么了?你打......”我焦急地问,又觉得不对。

“哈哈,勇敢的护花小使者、小英雄,一个人打退了五个坏蛋的进攻!”亚南高声地赞扬涛涛。

涛涛受伤的脸上浮出灿烂的笑容。

原来,涛涛下学看到五个大孩子欺负两名女同学,便奋不顾身去救助,和那几个大孩子打了起来,恰好亚南去了,三下五除二,把几个小痞子全捋直了,这才和涛涛一起回来的。

“好!好儿子!做的对。”我表扬了两句,忙催涛涛洗澡换衣。

亚南让我找出红药水,仔细给涛涛抹了伤口。

等涛涛坐在饭桌上,我发现他和亚南的关系已经不一般了。

“阿姨,你教我摔跤吧?”涛涛粘在亚南身边。

“涛涛,别烦阿姨。”

“爸,你可不行,阿姨才厉害!阿姨是专业摔跤运动员,还在全国比赛得过奖呢!”涛涛眼里充满了对亚南的崇敬。

“小子,你比老子知道得还多?”我心里笑了。

七、结婚

与亚南的事就这么定了,以后的我们就进入了热恋,告诉你,小个子男人找个大个子女人其实很好,不论走到哪里,都有很高的回头率,也是一份自豪。尤其魁梧壮实的亚南陪伴,再没什么坏人敢打我的主意了!

这一天,我们去照结婚的照片,涛涛兴奋地跑前跑后。

公园、社区、影棚,拍了外景又拍内景,整整忙了半天,最后照一张两人的合影像。

亚南端坐在凳上,我站在一边,身体前倾,注视着镜头。

“注意了,看这里。好!”摄像师按动快门。

“咔嚓”一声。

一个人头钻到我们中间,我吓了一跳,向下一看,涛涛!

照片取回来了,亚南开心地笑着,我的眼睛却在往下看,涛涛圆圆的脑瓜挤在我们中间,两只小手并在耳边,手指打出V型,像一只快乐的小兔,舌头吐了出来,笑开的嘴巴露出两颗兔牙。

婚期定下来了,房子作了简单的布置,几乎全是亚南的策划。

结婚那天早上,接亲的汽车来了,我们出发到亚南的单位,涛涛作了小伴童,跟在我的身后。

雅莉专程赶了过来,做亚南的伴娘,已经住在了亚南那里。走进亚南的宿舍,大家挡在门口起哄,非要我唱一首歌,这可难不倒我,我润润嗓子,声情并茂地来了一个展现,镇倒了一大帮人。

人们让开了,一眼看到亚南,亚南坐在床上,一袭白色的婚纱,做了美容的亚南妩媚靓丽,满面笑容,看到我,突然抿紧嘴,一丝羞涩。

按照当地的风俗,新郎官要把新娘子从床上抱到接亲的轿车上,我走到床前,冲亚南伸出手。

亚南扭扭捏捏地动了动。

我抱了几抱没抱动,你想想,我一米六八的个,体重六十多公斤,亚南一米七六,体重九十多公斤,我哪抱得动她!

满屋一片笑声。我无助地撇着眼,嘴噘了起来。

亚南麻利地穿上鞋,嚷了一句,“算了,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

一把抱起我来,大步走下楼去。身后响起更大的叫声和笑声。

门外的人听见楼里震天的笑声,都围来观看,就见一身白纱的新娘子怀抱一只黑色的“小猫”,镗镗镗!大步流星地冲出门来,把我往接亲汽车的后座上一丢,自己也钻了进来,对司机大喝一声,“出发!”

婚宴在无比欢快中度过的,我和亚南端着酒杯,走到雅莉面前,恭恭敬敬地向月老敬酒,感谢她给我们系上的这根红线。雅莉看着我们,开心地笑了,亚南把脸靠在雅莉的脸上,看看我,嘴唇颤抖,涌动在眼眶里的泪水淌了下来。雅莉真是个好心人。

涛涛寸步不离地跟着亚南,生怕亚南丢了一样。吃过晚饭,爷爷奶奶要把涛涛带走,涛涛说什么都不走,一定要和新妈妈一起睡觉。好说好劝都不行,最后亚南对着涛涛的耳朵嘀咕了一会儿,这个小淘气才走了。

人们终于走净了,我们走进新房,猛然觉得有些累了,我问亚南,“你和涛涛说什么了,他才走的?”

“呵呵,这是我们的秘密。”亚南眨巴了一下眼睛。

“还敢瞒我!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吼叫一声扑向亚南,亚南尖叫一声,向后一仰,躺在床上。

第二天到亚南家去,坐在长途汽车上,我把涛涛揽过来,小声问他,“昨天妈妈给你说什么了?告诉爸爸。”

涛涛眨巴眨巴眼睛,嘴巴对准我的耳朵,小声说:“妈妈不让告诉你。”

亚南和涛涛对视一眼,得意地笑了起来。

完了!这家里我成孤家寡人了。

(全局终)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