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车祸风波

2018-02-02 16:14:11 本文行家:昊天河

年关将近,外出务工的人纷纷返乡团聚,可天有不测风云,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把一车人送进了鬼门关,围绕着这场车祸,如同一场大戏,形形色色的人们粉墨登场,民为利,官为权,名利场上,你刚唱罢他又登场,让你惊心动魄,目不暇接。

车祸风波

11

 

一、

阴历二十九傍晚。

去南方打工的茂才、旺禄和茂才的大儿子,携带大包小包赶到县城,终于挤上回家的最后一班长途车。

这长途车是辆中巴车,是柿子沟村杜家的,车下张罗的是老杜媳妇,马翠莲,四十多岁,大嗓门,精明能干,麻利口快。当年也就是她脑瓜活,硬逼着老杜学会了开车,又到城里给人打了几年工,攒了点钱,买了一辆二手客车,包了县城到村里的长途线路。老杜开车,她当售票员,妇唱夫和,小日子过得乐乐呵呵。

老杜此时站在车顶放置行李,因为年关,每个回家的人都带了不少行李和年货,行李架堆得满满的,足有半人高。

车顶货物堆得摇摇欲坠,车里人也挤得满满当当,都是外出打工赶回家过年的同乡,都带着回家过节的年货和礼物,腿边堆的,怀里抱着,个个脸上洋溢着欢乐,柿子沟的占了一多半,相互打着招呼。

因为上车晚,茂才和旺禄只好坐在车厢通道加摆的小马扎上,茂才大儿子挤坐到车前的发动机罩上,相邻的陈婶看看茂才抱在怀里的大塑料袋,笑着说:“茂才,真发财了!啥宝贝还抱在怀里?”

茂才下意识地摸一下腰,哈哈大笑道:“发个屁财!这是给我那小儿子买的爆米花。”

旺禄扭头看到后排瑞发家的,戏言说:“咋就你们娘仨回家?瑞发呢?”。

“店里有货,离不开人。”瑞发家的解释说。

“哪你能放心?别是你前脚走,瑞发后脚就搂个大姑娘快活了!”旺禄逗起瑞发家的。

“旺禄,你成年在外头,就不怕你那俊媳妇在家偷汉子?”瑞发家的嘴也是麻溜儿的。

正在售票敛钱的马翠莲见怪不怪地嚷:“别斗嘴了,你们家里的都饿一年了,心急火燎地等着吃你们火腿肠呢!”。

顿时引得满车哄笑。


二、

又等了一阵,车上的人不耐烦了,尤其是最早上来的人,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大家七嘴八舌地催促开车,马翠莲扒着车门向前后瞭望一番,看看再没人过来,这才拉上车门,从老杜说:“走吧。”

老杜是个蔫吧人,平时话不多,却有老主意,那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这指挥就是老婆大人马翠莲。

现在老婆发令了,立刻大声答应,马达一响,手刹一松,油门一踩,两手转动方向盘,打亮左转灯,车屁股喷出一股黑烟,两声喇叭,车轮子动了起来。

县城不大,虽然汽车开的不快,也就几分钟便出了城区,路旁的房屋稀疏了,车内经历了开车后短暂的嘈杂,变得安静多了,除了几个人窃窃私语,大部分人都沉寂下来,有的人甚至闭目养神。

虽然满车的人归心似箭,可老杜却不慌不忙,客车沿着路边缓缓行驶,马翠莲站在车门口,仔细盯着路边,怕漏过搭车的人。

出城一公里,老杜把车停在路边一辆白色小面包旁,打开车门,马翠莲站起来大嗓门嚷道:“没坐的、坐马扎的人下车了!”随后跳下车去。

坐发动机罩上的人和坐马扎的人都站了起来,陆续下车,常坐车的人都知道,要过检查站了,客车不能超员,必须转移一下,这也是中国特色之一,完美地注释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之铁律。

茂才、旺禄和茂才的大儿子等5个超载的人从车上下来,鱼贯上了路边的面包车。

马翠莲打开售票包,掏出5块钱塞给面包车司机,等面包车开走了,又返回车上,老杜继续开车,缓缓转过一个弯,路边有一小片场地,几间房子,路边和门头都立了牌子,“检查站”。

这里和中国所有的城市一样,在城郊设立了检查站,这些检查站五花八门,有的是检查治安,归属公安局;有的是检查车辆,属于交管局;也有客运公司自己设的,检查载客量。这个检查站就是客运公司自己设的,核查客车的售票情况,防止超载等。

检查站的站长周山魁是个胖子,一身西服,个不高,敦敦实实的,正背手站在检查站门前的台阶上,腆着大肚子,官气十足,看到老杜的客车停到面前,才迈着八字步上车检查。

老杜板着的脸在周站长迈上踏脚板那一刻突然变得神采奕奕,满面微笑地说:“老周,还检查个啥呀?咱不超员!都年关跟前了,你老小子还不回窝呀?”

笑弥佛似的老周斜眼瞪着老杜说:“你狗日的,别以为我不晓得你们那点鬼名堂!”

老杜对售票的老婆努一下嘴,马翠莲闪过一个不满的眼神,转脸笑呵呵地说:“周站长,您是大人大量,别跟俺们这些卖苦力的一般见识!”一边说,一边把早准备好的红包塞到老周的手里。

老周捏一下,麻利地塞进裤兜,用手里的夹子敲敲身边的立杆,嘱咐说:“大雪天,坡陡路滑,小心点!”,又对一车人作揖道:“老少爷们儿,给大伙拜早年了!”,说罢,在一车人的笑声中下了车,又站在台阶上,向前挥挥手,示意放行。

老杜按了两下喇叭,很礼貌地起步了。

马翠莲回过身来,满脸鄙视地说:“这周扒皮太黑了,月月上供还喂不熟。”

老杜没搭话,倒是茂才插嘴说:“大妹子,忍了吧,天下乌鸦一般黑,就当破财消灾了。”

“嗯嗯”周边一片赞同声。

车开出几百米,拐弯避开检查站的视线,茂才5个人又上了车,马翠莲看着5个人重新坐好,冲老杜摆摆手说:“走吧。”老杜哼着小曲启动了。

 


三、

老杜这二手车也忒旧了,哼哼唧唧地喘着粗气,放着黑屁,在盘山道上晃晃悠悠地爬行。

翻第一个小山梁的时候,老杜停了车,下去围着车转了一圈,检查了一遍,看看没问题才上车。

车上的人等得不耐烦,归心似箭呀,有人就催促,老杜说:“大兄弟,路难走,车又旧,大伙都不希望翻到山沟里过年关吧?。”

“呸呸呸!大年关的,放什么狗臭屁呀!”马翠莲啐骂起老杜。

“过去穷人害怕过年关,现在咱们都富裕了,高兴过年关呢!是不?”茂才笑着问大家。

“是嘞!”一片应声。

“换新车吧!”旺禄冲马翠莲嚷了一嗓子。

“没钱呀,大兄弟。”马翠莲摊手说。

“别装穷了,你们家在咱村不算首富也是二富了,这是嘲笑俺们穷人呐。”旺禄挖苦说。

“现在挣钱有多难,你们大伙刚刚也都看到了,一路上阎王小鬼有多难缠,挣不了俩钱仨枣,可烧香拜佛的地处多了去了。”马翠莲一脸无奈地解释。

“也是也是。”茂才理解地点点头。

因为刚下过雪,山路特别难走,左摇右晃的车厢里,洋溢着回家过年的期盼。

老杜这两天真有点累了,连轴转,每天多跑两趟,数着多出来的票子也开心,一年也就这么几天呀。拐弯的时候,老杜从倒视镜里看到后面一盏独眼龙,贼亮,他笑笑说:“不知谁家的三马子跟上来了。”

马翠莲向后张望,车窗玻璃全是冰花,啥也没看见。


四、

马翠莲和老杜都没想到的是,今天出了例外,虽然他们混过了县城边的检查站,可前方还有一个流动检查站等着他们呢。

县交通局为了防范交通违章事故,抽人组织流动稽查,韩亮和郭凯一组。这种检查平时都是过个形式,一个锅里抡马勺,相互都要给个面子。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俩人早就看不惯检查站老周他们吃喝卡要,存心整他们一下,就在远离检查站的地方查车。他俩把稽查的车藏在路边树棵子后面,韩亮坐在车里驾驶,随时准备出动,郭凯一个人假装成旅客在路边站着,也没多久就等来了老杜的车,忙把手臂伸出来招呼,好像要搭车。

老杜远远看到前方路边有人拦车,以为是乘客,就放慢车速,开了车门,马翠莲扒头吆喝:“去哪?”,郭凯是第一次查车,年轻没经验,伸手咋呼道:“停车检查!”。马翠莲一听是查车的,急忙催老杜:“查车的,快跑!”老杜油门一踩,汽车一窜过去了。

韩亮一看客车跑了,绝对有问题!开车从树棵子后面出来,拉上郭凯就追。

老杜有点紧张,脚下用力,加大了油门,怎么也不能被逮着呀!大过年的,车要扣了,怎么挣钱呀?

老杜这么想着,有些心慌意乱,山道弯多坡陡,又刚下过大雪,路特滑,结果没跑出两公里,一不留神,就翻到了沟里。

紧追的韩亮一看前面的车翻下山沟,出了大事,方向盘一打,吓得开车回溜了。

五、

曾鹏也是柿子沟的,人特别聪明,打小就喜欢动脑子,功课好不说,总喜欢捣鼓个新鲜玩意,中学毕业就背了行李进城打工,学会了修理收音机和电视机,干了几年返回老家,在县城开了个电视维修部,小生意做得不错,把媳妇孩子也接到了县城住。这要过年了,就开着三马子,拉着老婆孩子从县城回家过年,出城不远就看见老杜的客车,回头对媳妇说:“咱村老杜的车在前面,咱们就跟着他们吧。”

因为山里弯道多,韩亮他们查车追赶的事曾鹏没看到,只是转过弯来发现前方多了一辆白色面包车,也没在意,可转过几个弯以后,突然发现前面的客车消失了,而那辆白色面包车却掉头返回了。

“不好!”曾鹏叫了一声,放慢车速。

“咋了?”曾鹏媳妇问。

“老杜的车没了!”曾鹏紧张的说话都打颤“眨眼的功夫啊!车没了!”

老杜的客车从一个胳膊肘子弯翻下沟了!

“这咋办?”曾鹏把三马子停到了悬崖边,从上望着沟里的汽车。

哭喊声从沟底传了上来。

“打电话啊!”曾鹏老婆李欣浣可是个精明干练的媳妇。

曾鹏拨了120,接电话的说,救护车都出去了。

曾鹏又拨了110,接电话的问清了车祸地点就挂了。

曾鹏又拨了村长手机,告说老杜的车在磨沟子掉下崖了。

曾鹏从旁边的小路下去救人,李欣浣在三马车上守着孩子等人。


六、

车翻下沟的时刻,茂才家正在做晚饭,因为得知茂才父子俩要回家过年,茂才媳妇特别兴奋,小儿子更是欢蹦乱跳。突然,院里的大黄狗叫了起来,随后传来敲门声。

“二小,你爹和你哥回来了!”茂才媳妇冲外屋喊着。

小儿子早从屋里窜出去开门了。

“茂才家的,茂才家的!出事了!”旺禄媳妇被人架着跌跌撞撞冲进来。

“咋了?”茂才媳妇看着蓬头垢面哭啼着的旺禄媳妇,一下子惊呆了。

“婶,出大事了!旺禄和茂才叔他们坐的汽车掉下崖了!”搀着旺禄媳妇的村长媳妇陶慧说。

茂才媳妇像被雷击一样,尖叫一声,立时瘫软在地上。小儿子吓得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门外面又传来一片噪杂声,茂才媳妇像打了强心剂,一骨碌爬起来,拉着小儿子就喊:“快!快去救你爹!救你哥!”

柿子沟里好多家都有人坐这趟车,村长一招呼,村里就炸了窝,呼呼啦啦几十号人坐了几辆拖拉机,直奔磨沟子。


七、

乡派出所的电话响了,值班的协警王建刚正躺在沙发上打盹,一接电话是指挥中心让派人到磨沟子67公里救人,出车祸了。

王建刚忙叫所长,所长张长海晚上在乡里喝多了,正好没回家,在隔壁屋里和乡长盖道河等人打麻将,既然出事了,几个人一块去吧。

可车不好使,天冷,怎么也发动不起来,派出所就这辆破面包,开起来也是老抛锚。

幸好盖道河的桑塔纳在,六个人挤到车里出发了。

等盖道河和张长海一干人来到出事地方,柿子沟、潘家崖闻讯赶来的老乡已经很多了。

曾鹏是第一个赶到出事车辆边的人,他来到车旁的时候,已经有四五个人从车里爬了出来,躺在地上哼哼。

虽是深夜,雪地里还是很亮,客车四轮朝天,车内的人叠压在一起,凄惨的呻吟声让人毛骨悚然。

曾鹏从车窗爬进去,拖起一个呻吟的人,把他从车窗推出去,手滑过腰的时候,碰到一个包包,心里一动,扯了下来,扎在自己腰里。

再扒拉,一大堆轻软的颗粒,抓一把看,竟是沾了鲜血的爆米花。


八、

此时,县招待所里灯火通明,县委书记张路平、县长王金海一帮县领导围坐一起。因为下午开会,布置春节期间的安全生产、维稳防范工作,张路平和王金海都是刚换任的新官,也想和大家熟悉一下,就招呼加了酒菜。用张路平的话说,节前联谊,就算提前团拜了。

一般说来,党政一二把手能尿到一个壶里的不多,张路平和王金海还可以,一则都是新来的,还没有大的利害冲突;二则都是外乡人,没有错综复杂的本地关系影响。这第一个合作年过得还是很和谐。

突然,张路平的手机响了,他离开餐桌到门外接电话,夫人钱丽焦急地说:“老太太心脏病犯了,刚送医院,你能回来吗?”

张路平是孝子,父亲去世得早,是母亲把他拉扯大的,如果不是三个月前特大矿难让前任县委书记、县长大换班,崔书记点将,他也不会来这个偏僻的地方。

张路平本来在市委担任副秘书长,深得崔书记的赏识,这次下来前,崔书记亲自和他谈话,希望他在这里能有作为,干一番事业,时间也不会太长,还有更重要的工作让他承担。

他懂崔书记的意思,所以这次下来是埋头实干,三个月只回过一次家。现在听见夫人的电话,想想说:“我安排一下,如果没啥事,最晚我明天中午回去。”


九、

张路平刚放电话,转身要进屋,县委办公室闫主任从屋里出来了,凑前说:“张书记,刚接到市委林秘书通知,明天上午崔书记要来看望山区困难户,您看怎么接待?”

张路平一愣,想想说:“老规矩吧,我们几个都不要回去了,明天陪崔书记进山,看哪里呢?”

“桃花峪乡吧,庆槐同志把那搞的不错。”

“好,那就通知庆槐同志,让他们赶快安排,千万不要出纰露。另外,让各乡都做准备,以防崔书记临时变换路线。”

闫主任连连点头,感觉张书记的确考虑周到。

张路平等闫主任进屋才打开手机,拨通夫人的电话说:“钱丽,情况有变化,明天崔书记来视察,我就不能回去了,让机关派人过去帮你。”

钱丽叹口气,说:“你忙吧,不要操心了,这边我张罗吧。只是,医院这边已经来了两拨人了,明天还不知道啥样呢?”

张路平想得出来,明天医院的礼品就得堆积如山了,赶忙嘱咐一句:“把东西及时处理一下,不要太招摇了!”

钱丽忙说:“这个我懂,你放心吧。”


十、

派出所长张长海从事故现场给县公安局局长魏立业打电话的时候,魏局长已经知道消息正在往回赶呢。

魏立业是前天借开会的名义在市里“跑步”,这年头,埋头苦干也得寻找上线,否则一切都是白干。

魏立业当局长也有好几年了,一直是原地踏步,今年也是狠狠心,厚着脸皮来的,欲望并不大,自己也是干不了几年的人了,能整个县级待遇养老就行了。可你越想保太平越不太平,磨沟子矿难的事还没三个月,这不又出大事了!唉——

魏立业摘下帽子,挠了挠花白的鬓角,长叹了一口气,仰脸躺在车座上,闭上了眼睛,任由汽车在山路上奔驶颠簸,脑袋随着颠簸晃动。

实事求是地说,魏立业是个老实本分的人,从派出所的普通民警干起,走过了刑警队、桃花峪乡派出所副所长、磨沟子乡派出所副所长、大槐乡派出所所长、城关镇派出所所长、县公安局副局长,最终熬到局长,整整38年,时光愣是把一个19岁的愣头小伙子熬成了两鬓斑白的花甲大叔。

他曾戏言说,自己也算是三八干部了,离退休也就一步之遥,到站之前不能出什么差池,平平安安比啥都好。可能是职业因素,他比较敏感,昨晚就没有睡好,俩眼皮跳,跳财不想了,他胆小,一般的礼推辞不过就收了,金额大的他是不敢要,所以几十年来落了个不办事的臭名,不是个强势的公安局长。因此,熬了38年才熬了个县公安局局长,和他一起参加警校培训的同学,大都比他混的好,这次来市里找的就是他的同学,人家可是市里政法委书记了。跳祸他不敢想,可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这不祸事就撵着屁股追来了。光怕这次找也是白找,能不能保住局长的位子都两说了。

“唉”魏立业探口气,两手拇指按在太阳穴上揉压,吩咐司机加快速度,直接赶去事故现场。

可祸不单行,毕竟雪天路滑,又是山道,车子开的又快,眼看要到磨沟子的时候,司机一个不慎,车翻到沟里,所幸沟不深,可坐副驾的魏立业一头撞在挡风玻璃上,血流满面,当时就昏迷过去,话也说不了了。

幸好司机和随从只是轻伤,见魏局昏迷不醒,车又翻在沟里开不出来,赶忙打手机求救。

县招待所的宴会被接二连三的电话搅乱了,张路平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年关不好过了!

 

十一、
  曾鹏在车祸现场忙到后半夜,才开着三马子拉着老婆孩子回家,给爹娘打个招呼,把孩子推给爹娘,就和媳妇开门进了自己的小家,关好门,脱了血染的衣服,顾不上洗脸,拉李欣浣到里屋,把腰里的包包递给她。
  李欣浣疑惑地打开,一沓子钞票露了出来,忙问:“哪来的?”
  曾鹏回头看看,小声说:“车上捡的。”
  李欣浣点了点头,不再言语,冲手指吐了口唾沫,捻着点起钱来,一五一十,最后点完,眼珠都亮了,又吐一口唾沫,点了二遍,兴奋地说:“三万两千七百六十五块。”
  两口子不约而同地抬头,对视一眼。
“谁的?”李欣浣问。
“不知道,我从车里捡的。”曾鹏不想说的太多。
“管他呢,我们也不是昧了良心抢的,你还救人了,权当是老天爷给你的酬劳吧。”李欣浣把钱锁到柜子里,把包递给曾鹏说:“烧了。”

  十二、
  县领导们连夜赶到现场的时候,事故现场除了沟底摔坏的车,散落的东西,伤员已经运到了县医院治疗,当场死亡的9具尸体被人抬到山路上。
  事故科李科长向领导们简单介绍勘察结果,客车是从60米高的山道拐弯处撞毁一个防护墩后翻了下来,当场死亡9人,送县医院抢救15人,伤势尚不清楚,估计重伤居多。由于司机老杜当场身亡,车祸原因还需要进一步勘查。但是19座的中巴车坐了24人,超员5人是一个违章原因。
  张路平和王金海现场商量,让许副县长牵头,交通、公安、民政为主,成立一个领导小组,调查处理这起重大事故
  张路平在车祸处理问题的现场会上强调,要求大家要以大局为重,坚决维护安定团结的稳定局面,全力抢救伤员,稳妥处理死伤者的善后问题,不要给上级领导增添麻烦,如果谁违反组织纪律,在下面犯自由主义,给县里抹黑,一定要坚决打击。
  张路平最后语重心长地说:“这种事情谁也不想发生,对各级政府都不是好消息,我们当干部的要遵守纪律,我们是为人民服务的,更要有组织观念,尤其是可能引发群体事件的关键时刻,要坚定地站在党的立场上,对突发事件要敢于及时制止,不传言,不信谣,全力维护来之不易的安定和谐局面。”
  沟里的寒风刺骨,张路平和王金海更是觉得心寒,自己才来三个月,这个跟头栽大了。

  十三、
  这场车祸的确悲惨,司机老杜当场死亡,媳妇马翠莲重伤。
  瑞发家的三口,没活一个。瑞发要不是贪财看店,估计这回就灭门了。
  陈婶命大,座位四周的人全摔死了,她活着,但是成了植物人,事后家里人却说,还不如当时摔死的好。
  茂才大儿子和旺禄当场身亡,茂才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有气,茂才媳妇跟车过来的,茂才醒了一次,看到媳妇,挣扎着说:“钱,钱!”,一只手摸腰里,没了!眼一翻,过去了。
  每逢年关,医院都很冷清,因为过年的缘故,能出院的人都回家了。可这一出车祸,伤员、亲属、县乡村的干部、公安干警都涌了进来,顿时喧嚣异常。很多已经回家的医护人员都被叫了回来。
晨曦照耀县城的时候,零星的鞭炮声响起,一夜难眠的张路平得知坏消息,县医院传来噩耗,两人伤重不治,让事故的死亡人数上升到11人。
  茂才媳妇坐在医院的走廊里哭得死去活来,茂才是其中之一。

  十四、
  在这纷纷嚷嚷的人群里,来了一个特殊的人——马记者。
  重大灾难本来是个坏事,可对很多媒体人却是大好事,因为捞钱的机会来了!
  马德怀兼着数家小报的记者名分,属狗的,鼻子特灵,闻见味道就扑过来了。
  县委宣传部负责接待的小严一口否认出了重大车祸的消息,但马记者并不理睬,打手机问了城里的眼线,直奔县医院的外科病区。
  病区被隔离了,警察和医院的保安守着门口,但是难不住见过大世面的马记者,他披了一件白大褂,大摇大摆地跟在外科隋大夫后面进去了,针孔摄像机打开,笔录打开,转了一圈,问清楚死伤人数,从兜里掏出几张百元钞票,塞到隋大夫手里,拜拜了。
  当小严把马记者的新闻报道草稿交给县委宣传部窦副部长的时候,老窦真火了,不停地埋怨小严不会办事,只好自己亲自出马。
  也别说,窦副部长还真有本事,马大记者答应为了和谐稳定局面,就不报道了。
  窦副部长带运输公司廖经理把封了5000元的信封递给马记者时,一边拍着肩膀,一边亲热地说:“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马德怀笑眯眯地接过信封说:“好说,好说。这事我就不搀和了,我信任当地政府,你们一定会妥善处理的。”
  窦副部长送走马记者,瞪了小严一眼才走。
  小严看窦副部长走远,不服地说:“哼,这谁不懂,破财消灾呀,给钱我也行。”
  马德怀开车离开县城的时候,打了俩电话,内容一样,给自己的两位同行好友通报了消息,末了还加了一句,“咱们可以过个好年了!哈哈!”


分享:
标签: 车祸 年关 官场 村霸 潜规则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