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两个人的秘密

2012-04-22 11:02:11 本文行家:指环王11

安蒂是个可人的女孩子,也很调皮的样子,在青春期的这段调皮的阶段,有一个想杨小涛这种调皮小孩,也是常见的。班长安蒂对于兰兰老师的误会,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孩子,都会这么讨厌他,而对于安蒂的好朋友肖芸芸,一个执着的孩子,客观的爱上了她学校的老师,正好是安蒂以前喜欢的现在讨厌的兰兰老师

草原白云草原白云

第一章 两个人的秘密


  初三六班的班主任突然被学校换了。虽然安蒂的班长职务没有因为换班主任而被取代,但还是有种怪怪的感觉,搞不清楚是应该高兴还是忧心。

  在班上,肖芸芸和安蒂不仅是同学,还是拐角亲——她是安蒂舅妈的兄弟的女儿,她的妈妈和安蒂妈妈曾是高中的同学。也因此,她常常与安蒂一起上学、回家。

  突然,有一天放学回家临分手的时候,肖芸芸神秘地压低嗓门凑近安蒂的耳朵说:“下午上学我来叫你,我有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你可要保密啊!”

  安蒂“哦!”了一声,与她分道。是什么事那么神秘呢?第一次有人那么信任她,她感觉到此事非同小可,回到家匆匆吃好饭后边琢磨边等肖芸芸来。

  一点一刻,她们手挽手走在街上,一直保持着沉默。安蒂再次抬头看她时,她望着人群似在回忆又似在自言自语地讲述她的秘密:

  “安蒂,你知道吗?初一才到校的时候,由于急着找我叔叔,我只顾埋着头跑,在石梯上我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他扶起我叫我以后走路要注意点,后来正式上课后,我才知道他是谁……”

  “谁呀?”安蒂听得一头雾水。这叫什么秘密呀!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脸看着安蒂认真的说,“我喜欢他!”

  搞了半天是早恋啊!太正常了,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的吗?但安蒂还是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问道:“他是谁呀?”

  肖芸芸几次欲言又止,弄得安蒂心痒痒的,不耐烦地说:“他到底是谁?你倒是快说啊!真是急死人啦!”

  “我若说出来你可不许笑话我啊!”

  “嗯。说吧!”

  “兰老师。”

  “什么?!”安蒂瞪大了眼睛。

  “我喜欢兰老师。”她平静地说,脸上泛点红晕。

  中学生早恋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新鲜事了,但师生恋那可就不简单了。

  “我想写信告诉他,可又怕……”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安蒂,你与他接触时间多,你帮我这个忙,好吗?”

  安蒂迟疑了会儿,莞尔一笑:“好啊!”

  其实不是她真的那么热心,因为她心里也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曾经安蒂也喜欢过他,但后来恨他。现在她正好借此机会报复他。

  恨他的缘由还要从初二时的那场事故说起。

  那时候学校对学习特别重视,周末都安排得有补课,这天早晨课间,安蒂像往常一样来到草坪上看朝阳,一群和平鸽掠过头顶,她一抬头眼前一黑,耳根一阵剧痛,倒了下去。原来是一帮男生在比赛用石子砸鸽子的时候砸中了她,罪魁祸首就是杨小涛。

  大家迅速围了过来,一起起哄:杨小涛砸中班长咯!杨小涛砸中班长咯!要惹大祸咯……

  其他同学扶起安蒂,安蒂用手紧紧捂住左耳根,肖芸芸让她轻轻松开手,看看流血了没有。大家看见安蒂的耳根出现一片淤血,都在埋怨杨小涛,让他带安蒂快去医院。杨小涛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大家推搡着,他才嗫嚅道:自己没钱。几个哥们搜搜裤兜,塞给他几块钱。他转身便跑了。不一会,气喘吁吁的跑回来,递给安蒂一张一毛的创可贴,正在这时,上课铃响了,大家都搀扶着班长小心的走进教室。

  上课了,安蒂疼痛难忍,趴在课桌上哭了起来。而兰老师讲课太投入,未注意到这样的细节,还以为班长打瞌睡,经过安蒂的位置旁时,轻轻敲了一下课桌以示提醒。这时有人多嘴,说班长哭了。他才停下课来问清事情原委。

  当兰老师得知这件事后,叫副班长方婷陪同安蒂去找杨小涛的大伯杨老师出面解决。杨小涛走得非常的慢,可以和蜗牛赛跑了。走到教师宿舍门口,杨小涛的眼泪吧嗒吧嗒流个不停,不肯上楼去。以前学校组织作文兴趣小组的时候,她和杨小涛都在这个作文班学习过,指导老师就是他的大伯杨老师。而且安蒂从杨小涛的作文中可以看出他爸爸和妈妈关系不是很好。安蒂心软了。原谅了他,同意他去小诊所开几片止痛药给自己。

  还没放学,安蒂就回家了,妈妈有些奇怪,还以为今天是放假,给她接过书包的时候,细心的妈妈发现了安蒂的异样,询问之下才得知女儿在学校受了伤。妈妈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能这么草率的处理呢?走,妈和你去学校找老师!”

  来到学校,已经是第三节课的课间休息。妈妈厉声呵斥杨小涛的不是,兰老师也闻讯赶来,让杨小涛收拾书包,带安蒂母女去他家找家长。杨小涛带着她们走街串巷,左拐右拐,走了很久来到双龙井,他叫安蒂母女在这等他。妈妈担心他逃跑,拉着他不放。杨小涛恳求道:我家就在里巷,我去把我妈叫出来再说,好吗班长?安蒂让妈妈放他走。看着这个叫“双龙井”的地方,再往前去就是父亲家,她好想让父亲也来,可是,她也知道,妈妈是不会同意的。

  正想着,杨小涛带着他妈妈出来了,他妈妈边走边掐他骂他。后来双方家长都惊动了,闹得不可开交。安蒂家的人担心以后会留下后遗症,要求杨小涛家带安蒂去医院做一个CT检查,因为耳根是人体几大脉络的汇集点,对女孩子以后的家庭生活有重要的影响。而杨小涛家里人认为她家提的是无理要求,是不是杨小涛打的都还说不准。带去医院检查可以,有问题他们负责,没问题就安蒂自己负责检查费用。

  闹到班主任兰老师那儿,他没法,让找学校,何校长很客气地说事故是发生在周末非正常课间,学校没有责任,建议去派出所解决。一路推推嚷嚷又闹到派出所。做了笔录后,杨小涛家里同意做CT。万幸的是并无大碍。可是此时杨家却不依不饶了。带着CT结果到处奔走扬言要讨公道。

  知道杨家把检查结果送到兰老师家后,安蒂家人也跟着支招,给班主任送“礼”。于是,在一个黄昏,母亲带着安蒂走进了兰老师家,临走时母亲把一个信封放在茶几上,说:“兰老师,这是我就整件事写的材料,请你给看看。”

  回到家,安蒂的心情很复杂,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如果兰老师他果真收下信封里的两百元,他心里会更难过,不是心疼那两百元,而是对一个自己崇拜的五体投地的老师的失望,对社会的失望。兰老师今晚会来吗?即使他真来了他能找到安蒂的家吗?他家访时只来过一次啊。


第二章 愚人节里的傻姑娘


  安蒂坐在沙发上没精打采的胡乱按着遥控板,电视频道也随着她的控制胡乱的替换,安蒂呆呆的盯着电视屏幕,里面播放的精彩情节她全然不知,只是默不作声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这时,楼道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安蒂从沙发上弹起,丢下遥控板,跑到防盗门边,透过猫眼往外看,在声控灯的映照下,一个络腮胡子的男人大摇大摆的迈着强劲的步子跨上梯子走了上去,那是四楼的户主。安蒂轻轻叹了一口气,转身准备回到沙发继续摁遥控板打发时间,突然楼道里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接着门铃响了,安蒂奔到门边,心怦怦跳个不停。她慌忙打开门,兰老师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手里捏着那个信封。安蒂急忙把他让进屋里。

  在安蒂转身去倒茶的时候,母亲压低声音说:“兰老师,孩子她不知道,你就……”

  “不不不!无论她知道不知道,我都不能这样!唉,你们这都是做些什么啊?我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教师,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第二天,兰老师在班上发了一通脾气,说整件事情都与他无关,以后都别再找他了。后来,他果然谁都没理。导致许多人都认为是安蒂家提出的无理要求,想讹钱。事情最终是在派出所里解决的,但从此以后,他不再是安蒂心目中的神了。而杨小涛从此不再叫安蒂“班长”了,直接就叫她的名字。

  安蒂呢,会时不时的不露痕迹地为兰老师制造一点小麻烦。期中考试安蒂语文考了年级第一,为兰老师争了脸,他很高兴。那天上课的时候,兰老师脸上泛着红晕,淡淡的酒气散发出来,他当着全班的面说:即使半个学期都没有老师指导的情况下,你也能考得很好……第二次考试的时候,安蒂故意考了59分,兰老师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很生气,狠狠地说: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说那样的话了。见他这么生气安蒂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现在我正好可以利用肖芸芸的这件事情狠狠地报复他一下!哼!”安蒂想。

  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还是有点做贼心虚。于是她们决定在四月一日愚人节这天把信给他。

  信早几天就写好了,肖芸芸叫安蒂帮她抄,安蒂怕被识破字体,用左手帮她抄了两段,落款为:喜欢你的白云。肖芸芸拿着信看了又看,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装进信封,交给安蒂。

  正巧愚人节这天是星期一,下午第二节课后老师们要去开会,她们就趁机潜入办公室,慌忙把信丢到兰老师的办公桌上便跑了出来。她们穿过花坛来到办公室窗户下背靠墙壁喘着粗气。静静等待老师们散会。

  肖芸芸仰望着天空中千变万化的云朵,捏了捏安蒂的手:“安蒂,你看,美吗?”

  安蒂不明就里,疑惑的看着肖芸芸:“什么?”

  “白云和蓝天呀!笨蛋!”肖芸芸依然望着天空,咯咯的笑道。

  安蒂恍然大悟。肖芸芸是把自己当做“白云”,她自己名字中有芸,那就谐音叫白云,而“蓝天”自然就是班主任兰老师了,姓兰,不是蓝天还是什么。安蒂也笑了:“还别说,真般配!”

  “蓝天、白云都有了,似乎还差点什么?”安蒂做出思考状,肖芸芸回过头来。

  “噢,就叫‘大海’。大海看着蓝天和白云。”安蒂一拍大腿惊叫道。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两人对视一笑,异口同声的说道。这时老师们已经散会,她俩紧紧捂住嘴巴,屏住呼吸,听着办公室里的动静。

  直到老师们都散去,她们都没有听见任何言论。肖芸芸踮起脚尖把头探进那扇未关的窗户……

  “嘿,那两位同学在干嘛呢!”冷不丁后面传来一声粗里粗气的断喝,加上她们做贼心虚,吓得从台阶上摔了下来。她们忙拾起地上的书,结结巴巴地对那个保卫员说在看书,明天要测验,所以在学校复习。说完,她俩也不管他说了些什么,只顾一阵疯跑,出了校门,喘着粗气,又惊又笑。她们想,过两天看看吧,看他在班上有什么反应。

  接连几天都如往常一样,上课还是上课,他讲课的时候仍然是眉飞色舞,唾沫星子四射。她们疑惑是不是被别的老师拾去。于是又是一阵唉声叹气,悔不该那么草率的把信丢在兰老师的办公桌上。

  突然,肖芸芸两眼放光,紧紧拉着安蒂的手:“安蒂,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什么?”

  “我要为他写日记,然后毕业的时候送给他,这样就不会错了。即使他知道了,无论是什么结果都是皆大欢喜的。”

  “呃,这样啊……”

  “你觉得怎么样?”她眨巴着那双小眼睛急切地望着安蒂。

  “我也不知道。”疯狂过后,安蒂的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如果真的成功的话,那她们拆散的就是一个家庭啊。她犹豫了,“你们不会有结果的。”

  她们一阵沉默。

  一连几天,她们都无语。

  星期四,她们早早来到学校进行大扫除。肖芸芸靠在教室门框边望着枫叶上挂着的晶莹水珠出神,安蒂提着扫帚侧着身子从她旁边走过,她突然开口道:“安蒂,我想通了,我不要什么结果,只要让他知道就行了。”

  她仍旧看树叶,看水珠,没有回头,安蒂反倒被吓了一大跳。

  她继续说道:“放学后陪我去买日记本,好吗?”

  “嗯。”安蒂也望着那颗悬挂已久晶莹剔透的水珠在万有定律的作用下掉在地上淤积的水洼中漾起小小的波纹。

  放学后,她俩手挽着手直奔文具商店。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她们发现前面有一群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是杨小涛和班上几个男生勾肩搭背地走在前面。她俩不动声色,悄悄跟着,走着走着她们看见他们钻进了“龙战”网城。

  肖芸芸拉住也要进去的安蒂:“难道你也要进去?我的日记本怎么办?”

  安蒂对她挤挤眼,挣脱肖芸芸的手也跟着钻了进去。掀开床单做的门帘,一大股呛人的烟味差点令安蒂窒息,她强忍着,不动声色的站在那帮男生的背后,看着带着耳麦的他们在座位上左右摇摆,嘴里没有叼着烟的男生肆意的吼着《海阔天空》。

  韩江雪准备起身去买饮料的时候突然发现了班长和她旁边的肖芸芸,冷不丁吓了一跳。所有的男生都回头,看见了安蒂一脸的坏笑,都不约而同的摘下了耳麦。“班长……”

  “哥儿几个挺潇洒嘛,玩得可尽兴啦!”安蒂故意拉长了声调,抱着胳膊肘看着这帮男生。

  “没有,没有。瞧班长说到哪去了。我们错了,班长千万别告诉新班主任啊,我们听说她可凶了,前几届的师兄师姐们都暗地里叫她‘孙二娘’”韩江雪嬉皮笑脸的边说边递给安蒂一盒“绿箭”。

  “就你小子能说会道,班主任一再的强调,初三了,是毕业班,是人生的重要转折点,进网吧被抓到是要请家长来学校陪读的!”安蒂加重了说话的语气。

  “是是是,班长教训得是,只要你放我们几个一马,兄弟们保证,以后鞍前马后任凭班长差遣,是不是呀,哥几个?”

  几个男孩子都唯唯诺诺的一个劲说是。

  安蒂哈哈大笑:“好吧,那你们自己掌握个度,我什么都没看见。”说完,她拉着肖芸芸的手跑出了“龙战”网城。在她们转身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望着她俩发呆。韩江雪推了他一把:“杨小涛,看什么呢,人都走啦!”

  安蒂和肖芸芸走了许多家商店,都没有找到满意的日记本,要么封面漂亮没有锁,要么日记本有锁不漂亮。她们几乎跑遍了半个县城,终于在一家专卖店里买到了封面既漂亮又带着锁的日记本。肖芸芸一个星期没有吃早餐,忍着饥饿上学把早餐钱攒下来,就是为了买这个日记本。

  日记本的封面看起来很有情调,怀旧色作为背景,两粒红樱桃紧紧靠在一起,樱桃柄是连在一起的,绞成一颗桃心的形状。旁边还配着一段文字:

  听你轻声唤着

  就羞红了脸

  一切是多么美……

  甜着,不说话

  娇媚着,只低着头。

  一颗和另一颗

  肩并着肩,很亲切……

  日记本上有一把小小的铜锁,它能锁住许多青春岁月里的小秘密。锁一共配有三把钥匙。肖芸芸递给安蒂一把,说:“我的日记,除了我和他,只有你能看。”

  “这,这合适吗?“安蒂惊恐万分地接过这把袖珍的钥匙。

  “嗨,有什么不合适的。写完这本日记,毕业的时候还要请你帮忙拿给他呢。”

  从此,只要一有灵感,她都在那本精美的日记本上刷刷的记录,每有一篇新作,她都拿给安蒂看。

  在日记里,她自称为白云,把兰老师比作蓝天。安蒂之所以戏称自己为大海是因为她认为白云无论飘得有多远,都在蓝天的怀抱里,而她——大海,是与蓝天以同样的颜色对视。当然,安蒂内心的想法,除了自己,是无人知晓的。

---------------------------------------------------

                            

小说就是小说,不分热火不热火,虽然现在喜欢穿越剧,不过,有这自己独特的一面,我很赞扬你,小灰灰。凌夕很少写长评的,不过,我却看中了这一本,或许我觉得小灰灰这个名字,我最了吧,又或者,我也想要一个像父亲的老师吧。
安蒂是个可人的女孩子,也很调皮的样子,在青春期的这段调皮的阶段,有一个想杨小涛这种调皮小孩,也是常见的。班长安蒂对于兰兰老师的误会,对于一个青春期的孩子,都会这么讨厌他,而对于安蒂的好朋友肖芸芸,一个执着的孩子,客观的爱上了她学校的老师,正好是安蒂以前喜欢的现在讨厌的兰兰老师,作者把这的心里描写,和过去的点点滴滴写的很详细,很认真。也看得出来,作者也是一个想安蒂一般可人,调皮的孩子。敢作敢当的孩子。
写日记的孩子,很个很细致的孩子,我想作者也是这般爱写日记的好孩子。
而且简介也很不错啦,蓝天和白云,一个不可能的姓名,也只有看了文章才能知道这其中的奥秘,作者用得很恰当啦。
继续加油吧,很好的书。                                                /凌夕

分享:
标签: 小灰灰 凌夕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