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5年02月25日 近几年来,我很少写一些正经的文字发在QQ空间。我不想让同事们知道,那个脾气暴躁动辄口吐脏污的家伙竟然还会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甚至,有时随手记下的心情仿佛也是加了密,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些只言片语后面隐藏着什么。显然,公司所有人更不会知道,我竟然还会时常泡在六星这个所谓的文学论坛里,闲暇之余,还做了服务他人的版主。无他,只是因为在这里结识了几位有趣的大佬,并愿意与他们交流现实中无法倾吐的酸甜苦辣。死火,…[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4年07月07日 性情中人的性情文字——俞泉江《开启智慧的引擎》代序•张祖荣守业者号称鱼米之乡的杭嘉湖平原尽管肥美,可是在这片土地上耕作的农夫还是非常辛苦的。想象一下,在盛夏烈日烧烤下的水田里割稻的滋味,你坐在空调房里也会背上冒汗。可是我的一个桐乡的朋友,儿子大学毕业、在杭州城里拿着高薪了,可他仍然舍不得离开他的一亩三分地,坚持着那样辛苦的劳作。他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当他挥汗如雨两只手在进行那机械的动作时,他的…[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4年01月27日 大家都知道,制约故事写作的两大难题,一个是故事的真实性,一个是故事的题材“老”,这里只对故事的真实性略说一二。真实,是故事的一个永恒话题,而真实性最多、最主要的还是体现在细节上,试想,哪有一篇故事的内容框架就不真实的,那样的话,恐怕那篇故事就没有机会见诸报端,与读者谋面了。读过《故事会》1月下半月刊中的《老乡见老乡》,觉得其中多处情节的真实性令人生疑,现赘述于后,不当之处,愿读者、作者以及编者诸君…[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4年01月22日 夜遇醉玉如雪/文——长篇小说《夜遇》完成之后今生从未想过,我会写一部只有两个人的爱情故事,这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将这样一个故事给延伸到无限远,既有难度也是一种挑战,虽然现在的爱情保质期已经越来越短,但在爱河里,确实容不下更多的人。哪怕仅仅是另外一个人的身影。一番深思熟虑后,我终于在那个阳光明媚的冬日早晨,淡定从容地走上一条加上我也不过是三个人的路途,跟随着那对无意间相识并相爱的男女,从衣着睡裙的…[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4年01月21日 渐冻症近日惊悉:《上海故事》美术编辑刘斌昆先生于去年11月底溘然去世,享年57岁。 我与刘斌昆先生认识有二十多年了,是他主动和我搭讪的。那是在〈故事会〉的一个什么会上,他凑到我身边,笑着说:“你是范大宇吧,我给你画过插图!”原来,斌昆先生不仅给〈上海故事〉画插图,还给〈故事会〉等刊物画这类东西。后来,我每每到上海,吃饭的时候,斌昆总是作陪。他能喝酒,酒量也好,人也豪爽。想不到竟英年早逝。 2013…[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4年01月04日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今日全文播发。《决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这标志着延宕多年的“单独二胎”政策将正式实施。“据我所知,‘单独二胎’政策将不会分省试点,而是一次性全面放开。”接近国家卫计委的一位人士表示,接下来是依据中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12月31日 文∕西湖哥飞梅弄晚的《我的一些真实经历》才读一行,我的目光便被吸住,竟读得如痴如醉。好作品就要反复品读,这几天我披衣而起,挑灯夜读,但觉肉酒都无味。在六星具备深入浅出、举重若轻的写作本事的人不多,飞梅弄晚(即色妞妞)算一个!笔意通脱沉着,酣畅淋漓,意境的深远,构思的奇特,自在和灵动最具才情,洒脱而极具美感的文笔,让我十分惊羡。小娘子的作品《月下长安》、《临屏帖•解读西湖哥PK老玫瑰》才气滚滚而来,…[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11月17日 一家论巧——读《疯狂的货车》《举子经商》与《阿P见义勇为》申老在“故事创作中的偶然与必然”里举了这么个例子:《新民晚报》刊发兄妹三人同时中奖的真人真事,三个人每人都只买一张2元彩票,结果都中了彩电大奖,然而如此巧合之事,放进故事之中,依旧不合时宜。11月下有好友彭远思的作品,又恰见申老宝剑新出,一老一少之下,再加个时值壮年的“吞墨鱼”,那还真是欢乐一家人了。此文着重比较三者“巧”的运用,故名“一家…[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11月16日 第一次看到香姐是在佳人的相册上。裘皮大衣,红嘴白牙。但是很朦胧,甚至比阔别多年还背影依稀。受某些人的诱骗堕落到红袖后,我始终坚持傻小子拉大耙——死认一块地儿的原则,对佳人忠贞不二。后来香姐从日记跳槽到佳人,于是我们不可幸免地被领导了。闻香识女人。但是我没办法做到,相隔遥远,千山万水,就是我长个非洲象的鼻子也闻不到,所以呀只能从文中嗅。初闻香姐,淡淡地,甚至比一片云还淡,清澈的,温暖的,就像一池温泉…[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7月14日 大家好!我是aoai,但也不是aoai。大家可能对我有些误会。是不是以为我很小?呵呵其实是这样:这个账号是我本人注册的,为什么叫这名字呢?这里边有个故事。其实我现在是一个老头子,36年出生的,现在是78岁了。先说账号吧,这些年因为寂寞,养了些小宠物,猫猫狗狗鸟鸟龟龟都有,一天,养的一只猫在我午休时突然‘嗷’了一声,把我老两口吓了一跳,老伴就唉的叹了口气。所以我把这猫取名叫“嗷哎”。…[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8月03日 先给大家问个好。好久不见。本来想在二哥帖子后面跟个帖子说几句,后来一想,既然进来了,何必羞羞答答,索性大大方方开个帖子吧。昨晚看了知音和二哥的帖子,假装淡定滴失眠了一个晚上,今天实在忍不住了,冒个泡。先。也算是顺水推舟,借坡下驴,有人招呼就进来答应一声,正好口渴的紧,进来喝口水。谢谢二哥,谢谢知音,谢谢六星的一众兄弟姐妹,还想着醉笑。其实醉笑从来就没有真正离开六星,几乎天天来趴门缝,只是一直憋着不…[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7月28日 一屁震九州知音大姐说我们紧着挤着,气死马樱花,我开心大笑,如果有人砸马樱花,我会看热闹、架秧子、起哄、添油加醋,反正怎么高兴怎么弄。但是,冷静下来想:我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莱顿大学早有研究,这是自尊心在作怪,是一种心理不够强大的表现。不知是谁打翻前世柜,惹尘埃是非。收藏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的江户时代的一组画《放屁の战》被翻了出来。画中,至少有一个人撅起屁股,朝着其他人放屁。他们或者骑在马上,或者透过墙…[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7月16日 斯诺登aoai与你零距离:都是爱国惹的祸大家中午好!我是aoai,是真的凹隘。现在我将带领大家揭秘aoai:其实事情不是大家想的那样,主要是另有起因。我今年读初中,我们家是军工世家,祖居东北,在清朝时以开采铁矿制造机械为业,光绪年间,我爷爷的爷爷还在大连港帮忙炮台建设。民国时,我爸爸的爷爷在东北军当兵。九一八事变,我爸爸的爷爷没有跟张学良入关,继续在东北抗日,后来加入了李兆麟的抗联部队,还加入了伟…[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6月28日 1、近日,欣喜地看到,论坛挑刺的多了,找毛病的多了,洋洋洒洒一大篇就为吹捧的少了。这是好风气。不客气地说,这里面有本人的功劳。是时候告别了。顺便给混得不好的同学一点启发。我沉迷网络三年有余,期间零星打工,生活主要靠借贷和吃软饭。这里面有很多原因,有大环境不好的原因,也有自己脾气不好,跟别人和不来的原因。现在我已走上正途,有干下去的冲动,也能看到希望,因此想说一说,希望给混得不好的朋友一点提示。目前…[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6月07日 1苏大喜欢看落日,看落日时铁定会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石头在村口,小散村口,具体地说,是北斗乡小散村口。自古以来,这块石头就是小散村的招牌。苏大是小散村坐在上面看落日的唯一的一个。所以,苏大也是小散村的招牌。说他是招牌,并不代表他是小散村的老大,老大是暮管。在权力上,苏大只能屈居第二,即便他是科班出身,水平比暮管高了起码两档。要说苏大是典型的名不副实也不确切。至少,他在笔杆子上的实力,小散村少有可比,…[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6月21日 文/蔷薇盛开看到昊哥的标题,我楞了一下。随着毛毛来六星一晃几个年头了。看了许多骂架,自己也骂别人,也被别人骂,却从没生出过离开的心。因为什么?因为这里的凝聚力。因为管理组的真诚。六星要出书,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筹集够了钱。芥末为一个听力有障碍的人发了一篇求援的文章,六星里有好多人慷慨解囊。为抗战老兵捐钱,短短的时间内就筹集够了,色妞急忙告知够了,没汇的就别汇了。马樱花筹到一笔款,每月都有马樱花文学奖…[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6月13日 我在小巷里踱步,连天的阴雨还在飘落。天空灰蒙蒙的,空荡荡的小巷少有行人。五月天应该有些闷热了,但小雨下个不停,使气温下降了许多。老话说:吃了端午粽才把棉衣送,我觉得这话有来头,这不,一早起来感觉有些凉,穿上了长袖衬衫,还套上一件背心。这是端午节前最后的凉意,节后随着夏至到来,进入伏天后酷热就要让人难耐了。绵绵的雨丝从天空飘落,空气里还夾杂着从邻家厨房里飘来的粽香。明天就是端午节,有人家已经开始煮粽…[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6月13日 这几天城管被妖魔化了。特别是那个跺头的城管。其实我同情那个跺头的城管的。真地。我找了几个全程的录像,发现那个卖自行车也该挨削。他违规占道,屡教不改;先动手把女城管的鼻梁打折;然后和几个城管骨鲁起来了。尼玛,小黑社会么,他要动手打警察试试?城管在执法过程中就得任人宰割么?你要是男城管,看到女战友被人一拳削倒,你杂办?冲上去就对了。再看看被抓下体的城管。我感脚到,这世界黑白颠倒了。法制,不仅是针对腐败…[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6月13日 哥今年23岁,首先简要地捋一捋俺的经历,有图有真:7岁,从揭阳漂洋过海来到海南,8岁,又从海南回到揭阳,因为我老爸在海南开的酒店破产了。8岁到12岁,我在一个宁静的村庄读完小学,伴随着我的童年的,有放风筝、扎稻草人、摸田螺、赶鸭子、摘西红柿、爆炮竹、“拉帮结派动刀动枪”(都是塑料刀和玩具枪)、划龙舟、露天电影......以及一大堆书籍和家庭争吵。12岁到16岁,我们家搬到城里,哥可以读最贵的学校、…[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5月06日 采访来石,当然要去医院看望昊哥的老父,伯父年高体衰,被病魔折磨的骨瘦如材,因脑梗几乎全身瘫痪,最让人难过的是——他竟然不认识我了。浑浊无神的眼睛,空洞无物地张着,对我关切的问候也是无动于衷。我的突然到来让昊哥兴奋,但是伯父突然大便,昊哥只能忙着护理。等他忙完,我们坐到沙发上,昊哥看我带来的东西说:来就来了,你也不是外人,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我并不理他,因为我们是哥们儿。我把手提袋里的烤鸭、花生米、…[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