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8月08日 阿P有个朋友在电视台工作,前几日到家里来玩,把手机忘在阿P家了,说好了今天来取。这会儿,阿P在家等着朋友来,正无聊时,他把朋友的手机拿在手里把玩,朋友的手机是新买的,外形漂亮,功能也多,阿P看着心里就痒痒,想着自己那个旧手机用了好几年了,也该去换个新的了。玩着玩着,阿P无意间打开了朋友手机里的通讯录,一看,他一惊:天呀,这都是谁的电话啊,都是明星啊!阿P这才意识到,朋友跟他说起过,最近电视台在筹办…[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7月24日 王西将车停在离家一百米的路边,很仔细的将玻璃门上的一块污垢擦干净。他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栋老宅,这里曾经住过王家的三代人,到了王西这里是第四代。他一只手使劲握住钥匙圈上的零碎,将钥匙插进锁孔,轻轻拧了几圈,几声轻微的撞击声过后,王西轻轻把门推开,楼上卧室里传来妻子的笑声。木质的楼梯仿佛承受不住王西体重一般发出“咯吱”的一声。王西停了一下,听到楼上另一个声音:“晚上我不能来了——”是个男人。王西如释重…[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7月18日 没想到县城的生意这么难做。大奎和小芳东奔西跑半个月,找不到合适的项目。最终只得接手一位老乡的米粉摊,做着再看。倒也省事,什么都是现成的,不需要添置,就顺顺利利开张了。大奎在南方打工帮过餐厅,对煮生卖熟这一套算是轻车熟路。小芳呢,手脚麻利,学什么都快。大奎负责锅灶上的事,小芳招待客人。一个坚守岗位原地不动,一个走马穿花似的在七八张桌子间穿梭不停。这令旁边的一个米粉摊看傻了眼。一开张生意就这样火爆,往…[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8月08日 最近,电视台搞了个抽奖活动,凡是发来短信的人都有机会赢大奖。一等奖是台价值五千多元的空调。参与活动的观众很多,有的还一连发了好多条短信来,提高中奖率,但最后的一等奖得主是个只发过一条短信的观众,而且还是个民工。不过怎么说呢,运气这事儿还真难说,眼看就要过领奖期限了,那位幸运的一等奖得主至今还没来领奖。领奖者一直联系不上,我这个负责管理奖品的人就没法了结手头的工作。台里的领导对我说:“小玲,再等一星…[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7月24日 作者:老三期数:2012年8月上国王的亲弟弟违反军纪,命悬一线,是杀,还是不杀,其间另有玄机……这事发生在战国时代,有一个国家遭受邻国侵略,军队屡战屡败,老国王迫不得已,决定起用刘全。刘全刚满二十六岁,在军队中担任“百夫长”。几次战役下来,只有他那支队伍训练有素,进退得当,取得了一些局部的胜利。那一天,老国王亲自召见了刘全,言谈中,老国王惊诧地发现,这个年轻人饱读兵书、文武双全、雄才大略,堪当重…[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7月31日 周波7岁时,上小学二年级。那时他最怕村里的吴来半夜敲门。吴来晚上一敲门,就惊醒了周波。门锁下的烂洞飘进来一个声音:“杨梅,杨梅,开门,给你和孩子带点水果吃。”妈妈不理,他等会就继续敲:“杨梅,开门呢,跟你说说低保的事。”这会睡在周波旁边的妈妈簌簌穿衣服,下地,开门,走了。小屋变得既黑又寂静,周波就开始怕,怕故事书上的大灰狼,怕电视剧里的坏人,怕着怕着睡熟了。一早起来,妈妈却在身边,周波就怀疑自己晚…[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7月27日 一今年的雨水比往年多,人的苦难多了,我就有生意做。很多人爱做梦,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美梦,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让人做噩梦。不过,我可以。我是一个织梦师。我叫Shirley。他进来时,我正端起一杯威士忌,馥郁的香气萦绕在我鲜红指甲的四周,像罂粟。他说,我想织一个美梦。他的语速有些紧张,散乱的头发,还算英俊的脸写满了无奈。我并没有立即站起来,游离的眼神穿过鲜红罂粟,到达他的眼里,问道,你确定吗?我抿了…[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7月14日 在成都南边的锦江上,横卧着一座桥,古称"万里桥",现在俗称"老南门大桥"。桥头有一家百货商店,初建时,算是个大商场随着时代变迁,现在只能算个小商场,不过习惯上仍称"南桥商场"。说不清从哪年开始每当阴云密布的天气,总有一片车厢状的阴影从商场顶上的天空一掠而过,伴随而来的是一阵轰隆隆的响声。人们都说,是"鬼车"。现在,又叫她"幽灵列车"。电视台有一个记者,扛了摄像机在桥头候了两个月…[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7月06日 1作者:赵征溶期数:2012年7月下杨德林在镇上开了一家玩具厂,这几年他生意越做越大,人也越来越时髦。这不,不久前他还花高价买了一只藏獒,取名叫“旺旺”,经常带在身边。最近为了扩大再生产,杨德林征用了二十来亩地。这天应镇上的单镇长之约,他又带着旺旺来到了工地。两人一见面,便谈起了征用土地的补偿款问题。见四下无人,杨德林便松开了手中的皮带,让旺旺自由走动走动。就在杨德林与单镇长谈话的时候,村里的刘奶…[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7月01日 春祭(小说)项南某城郊,一个长得眉清目秀,依稀透着江南婉约气质的时尚女子,纵身跳下大桥,桥下,是冰冷坚硬泛着白光冰面……——前记春风三月,料峭还寒,那种冷一直延续到骨子里,侵入心坎。紫凝蹬着自行车,赶往郊外。车筐里是一束盈动暗香的白菊,花香飘过她的鼻翼,她柳眉微蹙,加紧了脚力。风穿行在她的耳际,心底响起一片轰鸣,俊美的俏脸变得凝重,眸子里涌动一种液体。去年今日,她送走了一起长大、玩大的好友疏影。痛…[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27日 1作者:一冰期数:2012年7月上无奈的选择林飞是一家小公司的普通职员,这天,他在办公室上班,没事时翻开报纸,看到一条新闻,说是有个地方的墓地价格已经涨到了每平米30多万,而且还没有现墓,只有预订的“期墓”。林飞一看到这,顿时一声长叹,发起愁来。为啥发愁呢?因为林飞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已经七十多了,父亲早年就去世了,母亲一直独身抚养他长大成人。如今母亲身体不好,一年里几次住院。以前也曾想到过为母…[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24日 茹嫁到震家都三年了,还是没有孩子。婆婆的脸像秋后的丝瓜,拉得老长。可打震和茹从医院检查回来,一家人都像泄了气的皮球——瘪了。因为震的精子不发育。茹总算出了一口长气,挺直了腰杆。又过了两年,茹的脸色越发难看,脾气也大了许多。婆婆一家人好脸迎送,生怕茹摆斜。圣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想想也是,祖业怎么浩大繁茂,如果无人继承,岂不成了水中月、镜中花,空忙一场啊!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让震家断后!婆婆撕下脸…[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21日 33岁那年出差去东北组织钼铁出口,介绍人带我越过了几道人墙,终于来到位于锦州开发区的钼铁厂,厂长夫妇正为销售渠道发愁时,我送去了及时雨,并在第二天付了200多万的订金让他尽快给我炼出钼铁来。厂长姓钮,钮钴禄氏的钮,块头高大,他们夫妇是满族人,说一口沟帮子土话,我要很费劲儿才能听得懂。他老婆倒是长得娇小,说话极快,表面看去夫唱妇随很是恩爱,成天没事就围着我转。中间的曲折先不诉说,倒是差不多快两个月,…[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20日 拾金不昧作者:刘庆元期数:2012年6月下我是单位里的水暖工,大家都叫我老徐。我每天午饭后,都习惯沿单位马路散步。这天,经过宿舍楼时,我忽然发现一个黑色的皮包躺在马路上。马路丢包的骗局实在太多了,我没有贸然上前。我观察了一会儿,确信没人留意,才动作麻利地拾起包,感觉沉甸甸的,“咝”地拉开链子,钞票晃得我的眼睛都花了。我数了数,吓了一大跳:二十万啊!我的心“嘣嘣”跳到了嗓子眼。我是单位里的小人物,…[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20日 半夜醒来,看看空空的身边,莲的眼泪不由淌下来。莲的心情很不好,因为滨总是外出打野食。莲为这事,求过情、制过气、打过架,可都不行,他就是改不了。去年半夜,滨爬回来的,被人家打断了一条腿。莲忙里忙外,守着打了石膏的滨,劝道:“这下你该老实了吧?”滨鸡捣米似地点头。可说归说,做归做,滨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不,又开始夜不归宿了。莲一直闹不懂,这家里啥都齐全,自己长的也不丑,滨为啥老往外跑?滨解释说:“夜里…[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16日 萤火虫鬼婢说她是孟婆庄(它的开启之门就在那口井中)的梦小仙,协助孟婆引领阳世魂灵喝下汤药,让他们忘却前世的恩恩怨怨。孟婆汤不再品种单一而是花样繁多,功能各异,想记住什么或忘却什么,都可以特别定制,因此,每碗汤所用的食料就各不相同,相应的,价格自然不菲,孟婆的生意,用日进斗金来形容绝不为过,梦小仙也是忙得脚不沾地。但这段时间出问题了!喝过孟婆汤的鬼们纷纷前来投诉,说汤效失灵:一心想恩怨忘却的却连同事…[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12日 老王的黄焖鸡是小城里一道响当当的招牌菜。老王不是厨师,他是半路出家的。老王是个馋嘴猫,过去一直在运输公司开卡车,全国各地到处跑,吃的多,见的也多,不知在哪学了黄焖鸡这个手艺,起初他做给家人吃,朋友来了也露一手,都说好吃,吃着美,比饭馆的黄焖鸡美多了。后来老王下岗了,朋友说干脆开个饭馆吧,就凭你黄焖鸡这手,保准能火。老王家住在城乡结合部,刚巧有三间临路的房子,简单的拾掇一下,生意就开张了。连招牌都没…[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12日 长白山一共有七八个大林场,这里产的松木因为树型直、胸径粗、质量上乘,而闻名遐迩。黑头山林场是这七八个林场中最大的一个。林场的老场主便是常子冒常老爷子。常老爷子最近生病了,林场的日常经营的重担,就落到了少场主常大巴掌的头上。常大巴掌今年36岁。他自小便被家里娇生惯养,还练过两天摔跤,靠着家里财大气粗,他在长白山一带,基本没人敢惹。常大巴掌对管理林场纯属门外汉。常老爷子虽然病倒在床,可是他对鲁莽的儿子…[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10日 刘继荣一夜大雪,天地明澈,小城忽然间就被装进了琉璃盒。朋友来电话,说公园里梅花正开,快快带孩子来。老公叫醒儿子,兴冲冲地宣布:“今天要看梅花,堆雪人,打雪仗,玩个痛快!”谁料,儿子不但不兴奋,反而期期艾艾:“妈妈,你们去吧,我不想去。”奶奶发愁道:“前些日子,老师说你厌学,最近老厌食,这会又厌玩了,这可怎么好呢?”大家轮番上阵,劝他出门。可无论我们说什么,他始终对着一窗白雪沉默。问急了,他终于开口…[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10日 钢笔画是二十年前,发生在一个乡镇中学的事,是关于一只钢笔的事。那时候,拥有一只钢笔,对于一个偏远贫困乡镇的学生来说,算是奢侈品了。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钟声敲响后,一个名叫杨明的学生突然举起手说,报告老师,我有一件事要向老师报告。我说,杨明同学你讲吧,啥事?杨明说,老师,我的钢笔不知啥时候被人偷了,今天早晨,我无意间发现王东同学的书包里有一支钢笔,就是我的那一支,是王东同学偷了我的笔。杨明的话一说完…[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