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事会百科

广告

行家:昊天河时间:2015年03月29日 第一次听光头唱“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的时候,心口猛然刺痛一下 ,一张青春靓丽的娇容浮现在脑海。她是我大堂姐的同学,俩人上学一起走,下学一起回,一起做作业,一起玩游戏,不是在我们家,就是到她家,天太晚了就钻一个被窝,不回家了,好的穿一条裤子还嫌肥。 她姓王,叫秋芳,大伙习惯叫她小芳。她比我大三岁,长得是太漂亮了,我回老家住的时候,她也放假,每天都来我们家玩,一是找我堂姐;二是来看我。 我应该很早就…[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4年04月12日 若要富,先修路。自从十多年前紫竹村通了公路之后,紫竹村就开启了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这十几年来,紫竹村的经济水平就应了那句老话——芝麻开花节节高。全村百十户人家,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家都拥有了自己的汽车。按理说,有了汽车,村里原有的百十匹用来驮货载人的马儿可以淘汰了,但是,人称“花肚肠”的花金康没这么想,他从百十匹马中挑选了十几匹优良的种马,在山边自己的承包田里开辟了一个跑马场,成了一个盈利性的游乐场…[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4年01月28日 作者:高端萍来源:《小说林》1二十多年了,我一直想回到她的身边,她是我的灵魂,我是她的影子,我怎么会不想念她呢?我是谁?告诉你也无妨,我是一张照片。二十多年前的她,风华正茂,那模样,那气质,那家世,都没的说。十八岁生日那天,她一袭乳白色连衣裙,公主一样去照了张纪念照,随着摄影师自信满满的一声咔嚓,我,诞生了。她喜欢得不得了,小心地把我装在随身的包里,没事时就拿出来看,但她是个谨慎内敛的人,并不轻易…[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4年01月09日 石蒜狗的独白:自己的痛苦只能自己去承受,自己的伤口只能自己去舔,别指望谁会救你,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世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只要活着总有机会找到一块骨头!——题记——一阿郎忽然想死。现在,他僵尸一般仰在床上,双目虚无地看着屋顶……傍晚的阳光透过那扇被风吹开的窗,斜斜地照在他流满泪水的脸上……他的脸很清秀,就象屋后面那棱角分明的山峰,而脸色却很苍白,就象今晨下的那场秋霜。臂弯里熟睡着他六岁的宝宝,…[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12月07日 爱是精神世界的太阳。——题记一我的双眼突然剧烈地跳动起来,是电脑前坐久之故吧。我闭起眼,休息,但无济于事,眼皮子依旧像个调皮的孩子在上蹿下跳,闹个不停。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前些日子,老父亲摔了一跤,一直卧床不起,该不会是老父亲又出什么问题吧?悬着心赶到父亲家里。见父亲正斜欹在床背上,母亲捧着他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小心地修剪脚趾甲。父亲微阖着眼,一脸享受。我心中的石头忽地落地了。…[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10月14日 家水饺有车就是好,可以方便去泡自己喜欢的女人。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看法。自从我成为有车族后,和我同一单位的阿美上下班都坐我的顺风车。阿美绝对算得上是那种妖精级的美女,风骚且鲜艳,两年前离婚后一直没再嫁人。单位里对她想入非非的男士不少,但他们都没有如我这般和阿美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多,我家住天通苑,她住立水桥附近,顺路。每天有这样一位佳人陪伴在身边,使得上下班成了我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北京这个冬天的第一场…[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8月30日 【作品简介】兰儿是位美丽而善良的女人,谁知,她的丈夫竟无情地抛弃了她。她含冤而逝,因痴情未改,阎王许她如果遇到真爱可以重新变成人。于是,她变成了一朵花,果然,她遇到了真爱,再次变成人,与心爱的人儿携手永远。【正文】一、遭抛弃,痛变花“快,赶紧把她扔掉,趁没有人的时候!”一个男人压低声音说道。“好的老爷,一定无人发现,放心!”几个仆人低头哈腰地应答。在一个月黑之夜,,她还带着气,就被自己深爱的男人,…[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8月21日 远去的衬衣我很疲倦,昨晚还和峰闹腾到很晚才睡着。就在那一年的夏季,我认识了峰,这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他的身上无不透露着男子汉坚毅的气质。认识了峰,就意味着我的人生开始有了转折。记得那天,天特别晴朗,阳光漫过薄薄的云霞,峰穿了一件白色上衣,夹在大家中间显得特别耀眼,后来听说这件衣服是峰的姐姐去省城打工用第一月赚的钱给峰买的,峰特别珍惜。那时我刚从大学毕业,分配到省城来做一家装潢公司任老总的文字…[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8月09日 一醒来,一阵钻心的疼痛从颈部传来,仿佛一根银针刺入心底。脖子僵硬,头动弹不得,不可名状的苦痛将我摧残。我身体麻木,麻木如一株寒风中的苦柬树。妻听到我的呻吟,问:“咋了?”我无力回答。她看了看我痛苦的情形,很有经验地说,“落枕了,谁叫你晚上睡觉乱动,还梦中傻乎乎的笑,你看,头都歪向左边了!”她大手一挥,像拧小鸡一样,将我从枕头上拧起。我还没有坐定,甚至连屁股位置尚未放好,她举起右手,用手背从左至右狠…[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5月08日 小的时候,只要和我姐吵架,我妈就劈头盖脸地揍我。我挣扎,我抵死不认错,不求饶。于是我爸在旁边使劲按着,邻居们跟着七嘴八舌地煽风点火,说我这样的就该挨打。我郁闷得要死。我是妹,她是姐,她比我大四岁,而我凭啥总要让着她?我活在她的阴影里郁郁寡欢,你说凭啥?虽说她确实比我学习好的多,比我模样俊的多,奖状年年比我得的多,荣誉级别比我高的多,我也承认,自己既没有她那过耳不忘的记忆力,又没她百灵鸟样的音色,可…[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4月02日 那厮是汽二连的驾驶员,人称“王胖子”。你可别小瞧了那时的驾驶员!铁路没铺进南疆时,进山出山全凭一方向盘。王胖子的派头堪比王爷!那时物质供应特别困难,胖子本凤毛麟角,甚是鲜见,这下巴流油的主儿,在塔里木一方还不尊之为佛?驾驶员所有的嗜好他一应齐全,与众不同的是:(1)好色。(2)惧内。那厮好色,精力异常充沛。四十出头,稀稀疏疏几缕头发,掩不住底下甏儿亮的脑门。头上没有的,全在脸上憋了出来。油腻腻的脸…[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3月20日 当我知道墓歌就是我高中同学思成的时候,距离我和他高中毕业分开已经十六年了。当他在我面前出现的时候,他依然是高高的、瘦瘦的,我发现他的笑依然那样亲近,牙齿一如当初洁白,那个俏皮的虎牙依旧打动了十六年前曾打动过心的我。世事难料,不曾料到十六年后,都已成为人父人母的我和墓歌(即思成,以下均称墓歌)却相逢在一个叫六星的论坛。十六年前,我和墓歌还有我老公是高中同学,高中毕业后,我和老公去了另一个城市上了大学…[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3年01月07日 一第一次见到大雷是我正在往六楼新居搬东西——“你看你摆的让人怎么走道啊!”大雷穿着个土黄色的大裤衩子,站在台阶上气势汹汹。她旁边棕色的长毛狗蹲在脚边吐着舌头,流着哈喇子。我连忙整理东西,让开道,她瞟了一眼,叭嗒叭嗒的下楼。我浸在满是她体汗味的空气里一层层往上爬。到了家,早已累的虚脱,顾不得关门,扔了鞋,就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闭着眼喘粗气。“哎,这是你掉的书不?”突然的人声让我呼的坐起来。“这是你…[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8月20日 2012年7月29日,潘长江之女潘阳在北京某酒店举行新婚典礼,新郎是北京武氏集团总裁石磊,据称他个人总资产达1.35亿美元。婚礼,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典礼,而婚礼的高潮,无疑是交换定情信物。潘阳在婚礼现场收到的定情信物,除了钻石,竟还收到了一块石头。当工作人员把石头端上来时,全场人都产生了疑问:一个堂堂的总裁却只送一块石头定情,是爱情超越了物质,还是另有他意?就连新娘潘阳也显得有点吃惊,当石磊说出…[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7月24日 王西将车停在离家一百米的路边,很仔细的将玻璃门上的一块污垢擦干净。他抬头看了看眼前的这栋老宅,这里曾经住过王家的三代人,到了王西这里是第四代。他一只手使劲握住钥匙圈上的零碎,将钥匙插进锁孔,轻轻拧了几圈,几声轻微的撞击声过后,王西轻轻把门推开,楼上卧室里传来妻子的笑声。木质的楼梯仿佛承受不住王西体重一般发出“咯吱”的一声。王西停了一下,听到楼上另一个声音:“晚上我不能来了——”是个男人。王西如释重…[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7月01日 春祭(小说)项南某城郊,一个长得眉清目秀,依稀透着江南婉约气质的时尚女子,纵身跳下大桥,桥下,是冰冷坚硬泛着白光冰面……——前记春风三月,料峭还寒,那种冷一直延续到骨子里,侵入心坎。紫凝蹬着自行车,赶往郊外。车筐里是一束盈动暗香的白菊,花香飘过她的鼻翼,她柳眉微蹙,加紧了脚力。风穿行在她的耳际,心底响起一片轰鸣,俊美的俏脸变得凝重,眸子里涌动一种液体。去年今日,她送走了一起长大、玩大的好友疏影。痛…[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10日 刘继荣一夜大雪,天地明澈,小城忽然间就被装进了琉璃盒。朋友来电话,说公园里梅花正开,快快带孩子来。老公叫醒儿子,兴冲冲地宣布:“今天要看梅花,堆雪人,打雪仗,玩个痛快!”谁料,儿子不但不兴奋,反而期期艾艾:“妈妈,你们去吧,我不想去。”奶奶发愁道:“前些日子,老师说你厌学,最近老厌食,这会又厌玩了,这可怎么好呢?”大家轮番上阵,劝他出门。可无论我们说什么,他始终对着一窗白雪沉默。问急了,他终于开口…[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02日 【难忘知己NO078】风飘飘阿猪是我同事,还在乡里工作时我们就认识了,那时候大家都还没结婚,他一进城就来找我们,一大帮子年轻人骑了车子到处疯跑,北山、南湖、祁店水库、四坝农场。去最多的地方是水库,借一把大阳伞,提两扎啤酒,拌几样小菜,跑水库边上一支,一面喝酒玩牌,一面偷鱼。偶有收获,就拿去附近相熟的老乡家里烹制。做鱼是阿猪的拿手好戏,一条三、四斤重的大鲤鱼,被他斩成几段,用油煎过后放葱、姜、蒜来炖…[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6月03日 夏季增刊柳溪村出了件大新闻。年过六旬的杨成夫妇闹离婚啦!这件事霎时在这个民风淳朴、平静多年的小镇上掀起一阵大浪。大伙传得沸沸扬扬。很快,这件事就传到杨成夫妇的儿子杨兴的耳中。他又气又羞,连夜赶回柳溪镇。杨兴一回到家,就嗅到一种特殊的气氛。父亲沉默不语,的坐在炕上“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母亲则离他远远地坐着抹眼泪。父母见他回来了,眼里闪过一丝惊喜,但很快两人又回到原先那种冷漠状态。杨兴也感到这事难办了…[详细]

行家:指环王11时间:2012年05月31日 女人那时刚刚大学毕业,很矜持,只会腼腆地笑。两个人第一次到海鲜馆吃饭,男人为她点了一条鱼,一条她叫不出名字的鱼。这是那天饭桌上唯一的一道荤菜。鱼身还没动,男友就先搛起鱼眼放到她面前:“喜欢吃鱼眼吗?”她不喜欢,而且也从来不吃鱼眼,但却不忍拒绝,便羞涩地应许。男友告诉她说,他很喜欢吃鱼眼,小时候家里每次吃鱼,奶奶都把鱼眼搛给他吃,说鱼眼可以明目,小孩吃了心里亮堂。奶奶死了就再也没有人把鱼眼搛给他了。…[详细]